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求职攻略

养老金入市方案征求意见结束

时间:2018-04-18 21:49:54

  2015年6月29日,人社部、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5年7月13日。随着方案今日结束征求意见,养老金离入市更近一步。

  根据上述《投资办法》,养老基金投资范围将大大扩宽,除了可以投资国家重大工程和项目外,还可以投资股票、股权、股指期货、国债期货等。这意味着,新规全面解除了“养老金不能投资股市”的紧箍咒。

  同时,新规也给养老金入市设定了一条“红线”: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基金资产净值的30%。

  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在6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按照现行政策,基金投资范围严格限定于银行存款和买国债,禁止投入其他金融和经营性事业,这对保障基金安全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也确实存在投资渠道偏窄、基金贬值缩水的问题,不利于调动群众参保缴费的积极性,影响基金的支撑能力,也制约这个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所以迫切需要进一步完善投资运营政策。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此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养老压力日渐加大,在坚持安全、稳健投资的原则下,有必要采用多种方式对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资金进行投资,这有利于提高收益水平,实现基金增值保值。

  约2万亿资金“整装待发”

  未来养老基金投资运营的资金规模有多大?又有多少资金会进入股市?真正入市时间又会在何时?

  对于养老基金投资运营的资金规模,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投资办法》规定由省级政府根据当地养老基金结余情况,预留一定支付费用后,具体确定委托投资额度。预计扣除预留支付资金外,全国可以纳入投资运营范围的资金总计约两万多亿元。

  《投资办法》规定投资运营的养老基金,30%可以投入股市。按此计算,是不是意味着有6000亿元以上的资金要进入股市?

  “30%规定的是养老基金投资股市的上限比例,重点仍是合理控制投资风险。在实际运营中,进入股市的资金规模和时点,不是由政府直接操作的,而是由授权受托的市场机构具体运作,而且也不可能很快达到投资比例上限。因此,养老基金投资运营对股市会产生一定影响,但这种影响是平缓和循序渐进的。”李忠表示。

  而对于养老金何时开始入市,有分析认为,按照目前发展进程来看,预计最快下半年国务院将颁布政策条例,待具体投资细则和组织形式明确后,才能完成资金的归集、机构的设置等具体操作。预计政策具体落地实施可能从2016年才能开始。从时间上来看,养老金入市还有待时日。

  养命钱如何安全赚钱?

  基金安全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作为老百姓的养命钱,养老金进入股市后,又该如何防止亏损,做到安全赚钱?

  “养老保险基金是群众的养命钱,我们在拟定这个《办法》的时候,一个最主要的考虑,就是保证基金的绝对安全,不能让老百姓的养命钱出现重大风险。”李忠表示,在按照安全第一的原则下,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从制度上、组织上、工作上都会有一系列的举措,来保证基金的安全。

  李忠介绍,《投资办法》明确目前只在境内投资;严格控制投资产品种类,主要是一些比较成熟的投资品种。建立风险准备金制度。投资机构和受托机构分别按管理费的20%和年度投资收益的1%建立风险准备金,专项用于弥补养老基金投资发生的亏损。

  在褚福灵看来,要让养老基金不在资本市场中“裸泳”,进而实现保值增值,《办法》中还有不少细节亟待完善。一是保值增值预期目标应进一步明晰,确保入市之后收益优于以往。二是风险防范和处理机制要细化,包括应当采取哪些措施来防范,出现亏损如何弥补,以及一旦亏损规模较大的话如何分担责任,“这些都要说清楚”。

  褚福灵表示,养老基金是保障基金,不是投资基金,更不是风投基金。养老金在实际市场化投资运营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关键是一定要建立稳健的投资组合,政府要加强监管,保障基金的绝对安全,不能让老百姓的养命钱受到损失。

  沉睡的3.06万亿元将被激活

  今年全国人大记者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明确我国将采取渐进式的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来延长养老保险缴费年限、缩短领取养老金年限。人社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当期结余3458亿元,累计结余3.06万亿元;而城乡居民养老当年结余743亿元,累计结余3843亿元。虽然不论是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还是城乡居民养老保险都是收大于支,且略有结余,但尹蔚民承认,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未来面临的巨大压力也是不言而喻的。当时尹蔚民就松口称,养老保险基金并非不能进入股市,而是要考量风险后有比例限制地进入,而且主要使用的是养老保险累计3.06万亿元的结余。

  虽然由于我国股市的高风险,社会上对于养老基金入市争议不断,但最终征求意见稿还是把这项规定写入其中,明确养老基金投资范围除了银行存款等传统领域外,还包括股票等方面。不过,银行、国债、国家重大项目等相对稳妥的“主流”领域投资还是占据主流,最高可达基金资产净值的65%,而对于股票及相似类型产品的投资,拟规定不得高于30%。

  投资管理机构基本圈定

  虽然最终养老基金入市比例还待确定版政策出炉,但即使以尹蔚民此前透露和征求意见稿拟定的比例计算,今后我国或将释放9000多亿元的养老基金投资股市。那么,到底由谁来管理这么一大笔“保命钱”就格外引人关注了。

  征求意见稿特别将养老基金投资管理机构的选择标准、职责等内容单列成章,拟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机构要具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经验,或者具有良好的资产管理业绩、财务状况和社会信誉,负责养老基金资产投资运营的专业机构。

  近日,业界有消息称,养老基金投资渠道拓宽之后,我国对于养老基金的委托投资管理方有过三种不同的方案,一种是各省分散自行投资;一种是统一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此外还可能单独建立养老金管理公司,几种方案各有利弊,但目前更倾向于第二种。当时,有媒体报道称,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博士孙博表示,如果选择了第一种方案,那么我国养老保险实现全国统筹基本无望,加之各地基本养老金结余情况不同,势必导致两极分化更明显;如果建立一个新的养老金管理机构,其专业性和经验都需要事件重新审视。

  而本次征求意见稿出炉后,就有业内人士直言,此前业界预测已基本坐实,征求意见稿开出的所有条件都直指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也表示,虽然委托投资机构应该不会仅限一家,但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可能性确实更大。

  入市比例难“一步到位”

  实际上,迄今为止,业内对养老基金以最高30%的比例进入股市仍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但整体来说,拓宽投资渠道,实现养老基金更充分的增值还是被大多数专家认可的。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征求意见稿中拟规定的30%股市投资上限,在目前我国的经济状况下还是比较合适的,而且,现在国际上所有市场化投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国家此类投资比例都高于三成”。郑秉文表示,日本、加拿大等国家养老基金增值参照的是该国家近60年股票平均收益,而对于我国,只要今后的投资模式能让基金的增值比现在高且跑赢CPI就已经比较理想了。

  具体而言,郑秉文分析称,此前已确定能进入股市的全国社保基金,入市上限是40%,高于养老基金拟规定上限一成,而这主要是由于这部分投资资金没有流动性要求,风险容忍度相对较大,但养老保险基金来自于参保人缴费,流动要求高,风险容忍度小,所以势必要控制入市比例不能过大。“此外,根据现行规定,即使是要求绝对收益的企业年金入市最高比例也是30%,而且迄今为止,这部分投资从来没有满仓过,最高也仅为20%,平均比例在15%左右。”郑秉文表示。

  而苏海南则认为,目前30%的上限还是太高了,即使最终政策落地,也需要循序渐进地实现,不能“一步到位”。建议初期起步投资比例不要超过20%,重点还应侧重征求意见稿中“国家重大项目和重点企业股权”的投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