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缺老师 学校也有“用工荒”

时间:2018-12-09 17:46:10

  近日,有媒体报道全国体育老师缺口45万,一时间,体育老师队伍严重紧缺问题成公众议论的焦点,为此记者走访了我省部分市县中小学,了解教师结构情况。

  小学科老师“缺”

  “当了这么多年的地理老师,再想当音乐老师,嗓子不行了。”电话的那头传来的是定安平和思源实验学校朱裕国老师嘶哑模糊的声音。

  年近50岁的朱裕国老师告诉记者,20年前,他所任教的定安县的一所小学缺地理、历史老师,音乐专业出身的他就长年兼地理、历史等小学科的教学工作,常年的声带劳损,现在不能继续唱歌。

  时过20年,定安县缺地理老师的状况仍旧没有改变,现在定安平和思源实验学校专业出身的地理老师只有一名,师资短缺不能满足需求,具有常年兼任教学经验的朱裕国只能继续担任。

  这么多年是怎样过来的呢?记者问朱裕国。他说,“只能自己先吃透课本和辅导书,再将重点给孩子们划下来,让孩子们记住。”这种照本宣科的办法成了朱老师没有办法的“教学方法”。

  朱老师告诉记者,遇到孩子们询问自己也不懂的问题时,就想找个墙角钻进去,天天盼着有个专业的老师能够教孩子们做做新课标上的小实验,让孩子们学得更加有滋有味。

  记者调查发现,像朱老师这样从事不同于自己所学专业教育的情况,全省中小学的老师中并不在少数。目前全省地理、物理、化学等中小学科教师缺乏情况非常普遍。

  据定安平和思源实验学校的校长黄俊分析,主要原因是目前全国开设相关小学科科目的师范类专业相对较少,而这些专业的就业面相对狭窄,导致很多考生并不愿报考这些专业,因此造成这些科目老师的“用工荒”。

  骨干老师“缺”

  “7月份招了两个骨干老师,一个不来了,一个来了却又想回去。”黄俊无奈地告诉记者,今年7月份全省思源学校统一招聘骨干老师,定安平和思源实验学校却遭遇“尴尬”,别的市县学校有的能招到八九名骨干教师,自己的学校却只招到1名。

  黄俊说,招到的这名骨干老师已有20多年的教龄,从安徽合肥这个拥有708万人口的省会大城市来到定安这个只有31万人口的小县,工资只有3千多元,确实让老师存在很大的心理落差。如果不在政策上给予好的待遇,确实很难“留得住”。

  据黄俊介绍,去年定安平和思源实验学校建校的时候,本来按照标准可以配备8名骨干老师,却因种种原因,只有3名骨干老师到岗。目前定安平和思源实验学校的骨干老师只有4名,存在严重的短缺,因缺乏骨干老师,学校的学科建设没人引领,教学质量也提不上去。

  男性老师“缺”

  “学校一共有129名老师,其中女老师97名,男老师只有32名。”澄迈思源高级中学的张烈智校长告诉记者,现在学校男女老师性别比例严重失调。

  张烈智去年来到澄迈思源高级中学担任校长,之前他曾在湖北黄冈担任中学教师14年,担任校长16年,并曾长期在上海等大城市挂职任教。通过比较不同城市教师的性别比例,张烈智总结得出,目前女老师比例越来越高是现在全国的普遍趋势,但相比发达地区的学校,当前海南学校男女教师比例失调现象更加明显。

  张烈智说,虽然女性教师不论是教学上,还是对学生的关心上都表现得更加细致,更有责任心。但一个学校的男教师太少,就如同一个缺少父爱的“单亲家庭”,学生的心理、思维容易出现缺陷。只有学校男女老师平衡,刚柔相济,才能促进学生的心理、人格全面发展。

  对于海南男性教师短缺的问题,张烈智分析有两点原因:一是,教师目前待遇相较其他行业来说并不具有明显优势。二是对于男教师来说,晋级上的“天花板现象”和专业上的“天花板现象”明显。

  传统上来讲,男性老师相比女老师可能会有更高的政治地位诉求,而海南仅有800多万人口,相当于内陆一个二级城市的人口数量,教育行业行政单位的数量也相较内地少很多,因此有政治地位诉求的男性老师的晋职空间可能也比内地要小很多。

  除此之外,海南因普遍缺老师的现状问题比较突出,现有的教师平时工作压力大,在专业方面的进修的时间也相对受到挤压,专业进修面临挑战,导致专业上的“天花板现象”。

  校长的期待

  张烈智认为,要解决缺老师的问题,必须建立更加完善的招聘机制,做到“引得进,留得住,用得好,流得动”。

  “我们学校24岁以上未婚的女老师就有57人。”张烈智告诉记者,他现在非常担心这些女老师的婚姻问题,因为老师们的婚姻问题不能解决也就意味着这些老师有流失的风险。如何帮助那些“离乡背井”的内地老师安排好定居问题,解决好其子女的户籍和上学等问题成为“留得住”老师们的首要问题。

  据了解,大部分市县中小学内地老师达到一半以上,有的学校内地过来的老师甚至占到80%以上,如何制定更加完善的人才引进政策,让来自省外的高校毕业生和骨干老师们愿意来到海南,留在海南,成为校长们关心的问题。

  张烈智说,教师的“留得住”和“流得动”并不矛盾,只有把教师的福利待遇提高上去才能把人才留在海南,只有给予教师更多的发展空间,可以在岗位和专业层次上让教师“流得动”,获得更好的上升空间,才能更好地吸引人才,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