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名人演讲稿***华:中国金融稳定之路

时间:2019-11-28 08:29:17

  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猜测秋季论坛于9月25日在北京召开,新浪财经全程直播本次论坛。图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华。

  以下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华发言实录:

  ***华:谢谢主持人,感谢证券市场的邀请,原来讲是召开圆桌会议,我以为就是讨论,现在说还要讲几句。我感觉这个题目很好,我们叫《中国金融稳定论坛》,把“中国”往掉就是金融稳定论坛,也是全球比较大的变化,就是金融稳定论坛改成金融稳定理事会,预祝这个论坛将来能够实体化,将来能够弄出来某一个机构也和现在的金融稳定理事会一样,是一个实际规则的制定机构。固然这是题外话,但是不管怎样说,金融稳定是一个大的题目,我有幸在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工作了一段时间,也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研究金融稳定的,成立金融稳定也是我们几个同道一起参与的,因此关于金融稳定也有一点体会,在这里就个人的观点跟大家做一些讨论,由于我不能够完全代表人民银行的意见,人民银行本来富有金融稳定的职责,既然我们是圆桌论坛,我发表一些个人的观点。

  今天是三个内容,一是关于金融稳定的目标。二是金融稳定与金融对外开放的关系,或我们讲金融稳定和我们通常讲到的金融安全的关系。三是金融稳定和创新发展的关系。

  关于金融稳定的目标,人民银行在2005年出台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当中就提到了,也鉴戒了国际上的一些标准和目标,我们始终以为,金融稳定的概念实际上是广泛的概念,应当关注的是系统与金融风险,至于个别机构的风险是很正常的,一个金融体系当中有个别机构的市场准进、市场退出,生老病死是正常现象,但是假如说大范围、大批量的金融机构出题目,或说是一国的货币出现了大幅度贬值,或快速升值带来了一系列的其他的经济衰退,这样的话可能会引发一些题目。所以实际上金融稳定目标我们讲大的是系统性安全,是系统性的稳定。具体来讲就是金融体系应当是具有一种甚么样的功能?就是不管碰到任何外部危机都有金融体系的功能,具体金融体系有哪些功能我们不能展开讲,我们就讲最传统的,现在最多见的就是金融体系三大功能,一是传统的支付结算功能,要帮助实体经济能够完成经济的交易。二是金融体系还有一个储蓄转化成投资,这也是最基本的功能。三是现代金融理论当中的风险管理,风险的再分配。这三大功能我们就可以够看出是否是到达了金融稳定的目标,从这三个目标就可以够看 {***华:中国金融稳定之路 http://www.fWjiA.COm欢迎您访问范--文.之.家} 出是否是遭到了影响。

  甚么叫系统性风险?我们说大范围的机构出题目是系统性风险的标志,一国货币的贬值会引发一系列的题目,会发生货币危机,是我们讲金融稳定的标志。实际上金融稳定这个题目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大家完全公认的标准,实在在2002、2003年的时候我们发现,英国伦敦经济学院一个教授在网上发了一个论坛,让业界的人士都给他提供金融稳定的定义,最后他说最得到一致认可的定义就是不存在金融不稳定,这个话即是白说,但是这又是属于最多的一个定义。这样就说明这个定义实在也实在不是说的特别清楚,甚么样的情况叫金融稳定,要不然就有一大堆的话要讲。当时对中国金融稳定的定义就是说在碰到任何危机的情况下我们的金融体系还能够保持金融服务的功能,这是最关键的定义。至于说其他的还有一些不发生系统性的金融危机,甚么是系统性的?我们有一些扼要的说法,这是理论上的一些探讨。

  这次为甚么说大家以为是出现了金融不稳定,为甚么全球这么重视金融稳定题目?由于发生了系统性风险,所以说对系统性风险是最关心的,但是个别机构的实际上是很正常的,市场经济国家金融机构也好,出现甚么题目市场出现了个别的题目都有可能,所以我们关注的这个目标是系统性风险。跟杨部长刚才提到的有关,为甚么这次危机以后大家关注的解决系统性风险的关键点在哪里?实在就是说维护金融稳定的关键是讲的系统性风险的防范。因此这次危机以后固然说是提出来了很多监管改革的措施,但是实在最大的一点现在除微观手段上的一些加强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关于宏观体系的,就是宏观审慎管理,宏观审慎管理框架的构建实在就是防范系统性风险的体系。关于金融稳定的目标我们应当更多的关注于系统性风险的防范。

  金融稳定和金融开放的关系,有一些国家由于开放进度把握的不太好,或说有些过量的外资参与所以出现了题目,包括这次危机当中发生的中间环节,东欧有一段时间有些国家发生了一些题目。实际上是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已过往的时候东欧的一些国家出现了题目,缘由就在于大量东欧国家的金融业完全或是主要的控制在外资金融机构手中,而大量的外资金融机构实在由于为了保住母体就把大量的资本从东欧国家抽出了,由于资本的活动或说资本的撤出,我们不好讲叫抽逃,这样的话引发了一些比较大的金融动荡。

  今天这类情况下国内也有一些热烈的讨论,就是金融的安全题目,经常把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混为一谈,一提起来就说金融安全。我们讲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从2001年进世到现在已第11个动机,全面履行进世程度也有四年多了,实在外资的进进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末可怕,在这几年当中金融业壮大了自己的实力,我们了解到现在为止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份额并没有明显的扩大,中资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业已成为利润最大的银行,市值最大的银行,我们实在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也就是说在与这类国际上的大型机构的竞争当中,我们实在{范文之家提[http://www.fwJIa.cOM (本文来自,转载请保留此标记。)还是有一定的成长的。

  这就带来了一个题目,我们的开放会不会影响金融稳定?实在从这个角度来讲未必。由于我们开放不单单是引进了资本,很多方面是引进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实际上是引进了我们的观念理念的更新,还有市场化的导线,我们向市场化的迈进,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在这类情况下究竟是稳定还是不稳定?我们研究金融稳定的时候说甚么时候最稳定?中国计划经济时代是最稳定的,人民银行大一统,就是一家银行,不会出题目的,国家的所有信用就在银行,银行的背后就是国家,所以我们最后发现很多机构的债权人为甚么出了题目要找国家?我们估计有些媒体的朋友们有可能会知道,有些债权人就是直接上访,围政府,围人民银行,围银监会,围证监会,这些事情我们都碰到过,他以为这个金融机构是国家的,是国家批和国家管的,之前资本也是国家的,所有人也是国家的,出了题目以后一定会找你。在那种情况下,所有的金融机构不是靠的本身的信誉,靠的是国家的信誉,国家的信誉担保在没有市场化的情况下,在金融总量不大的情况下我觉得是可能的,是可以确保金融安全的。

  我们的经济总量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金融体系发展的范围也很大了,市场越发展越复杂了,在这类情况下还靠国家信用支持作为保障够不够?答案明显是否是定的,我们为甚么说国有贸易银行改革要股份制,股份制以后还要海外上市,增加海外的监视束缚,实在改革开放除给我们引进很多先进的理念和先进的技术,包括杨会长刚才提到的国际视野,实在很大程度上要有一个我们自己的观念更新,我们很多的东西都是学来的,都是舶来品,我们现在所谓讲的五级分类,王军长当时是最早一批弄五级分类的人,我都很清楚,当时他给我们讲课的时候我还曾听过,最早的巴塞尔的规则都是我们学来的,包括这些监管技术和监管手段。所以我以为,我们在这类时候不能由于看到了这场风险,看到我们谈到金融稳定就把这个和金融安全连在一起,把外资金融市场谈到了国家的战略和国家的安全,恐怕我们还是要客观的评价我们对外开放的利弊得失。所以说金融稳定,我们目前不是以简单的市场让步和股权让步这类开放,而是双向的,将来包括我们自己的走出往,包括我们更高层次的进步引进资本的质量和引进人才、技术这类水平的进步,更加分散化的市场相对来讲是比较稳定的,这个理论我们就不讲了,假如是一个特别集中的单一市场风险是比较大的,这个在经济学上都有一些说法,我们不再具体讨论了。

  金融稳定有一个创新发展的题目,我们的稳定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假如单纯的从金融维护稳定的角度有些事情做的会慎重一些,从国外来看,包括对创新的管理,实际上现在比之前稍微严格了一些,就中国的现实来看我们可能还处于另外一个极端,我们现在金融发展和金融创新还不够,所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还需要通过深化改革,推动创新发展来增进我们的稳定。稳定、发展和创新实在也不是完全对峙的关系,要看是处于甚么样的阶段,看后面的监管能不能跟上,假如说我们还比较落后,落后的还比较远,我们这类创新又是适应我们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的,这类创新,再辅之以必要的监管,相信这类创新和我们金融稳定的目标实在不一定是矛盾的。我觉得在这些方面,由于在中国影响稳定的因素是很多的,我们不能简单的说发展和创新会带来金融稳定的题目,事实上引发中国金融稳定的缘由有很多,我们目前看来监管方面的一些内容有些是微观层次的,有些是宏观的,但是更多的是 { http://www.fWjia.COm本,资.料/来.源,于/范文.之.家 ) 一些宏观层次的题目。

  很兴奋我们今天是首届中国金融稳定论坛,实在不是由于中国没有讨论过金融稳定的题目,实在我们她们的很多,开的会也并很多,只不过有这么大范围媒体参与的,能够引发各方面广泛关注的论坛可能少一些,今天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大家来交换讨论金融稳定的题目。我们总结影响金融稳定的因素很多,除金融体系本身的风险控制能力,包括大量的天量的贷款放出往以后,审贷标准是否是严格,宏观的管理,包括刚才杨会长提到的宏观的逆周期操纵的措施能不能跟上。还有包括我们现在除银行体系的题目之外还有很多隐性的题目,比如这次欧洲发生的题目,欧洲这几个主权债务国家实际上是政府债务题目发生了危机,为甚么金融市场也随着动荡?由于它和金融市场的联系是很密切的,政府的债务实际上都是在金融市场上要进行风险分配的,风险要转移到金融市场上,所以说这类联系是很密切的。中国的情况也是一样,我们现在讲金融风险,实在我们和财政等一些领域也有联系,中国的财政整体上来讲还是很安全的,但是我们有一些隐型的债务能不能解决?所以可能宏观的题目还是比较多的,我们想就不再逐一讨论了。

  最后,希看本次大会能够取得成功,大家能够把金融稳定的题目讨论的更加深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