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关于一件小事的作文

时间:2018-08-08 08:04:48

  一件小事作文

  这一件事发生在夏天的一个下午,太阳像一个大火球高挂在空中,一丝风也没有,花草都无精打采的低着头,昏昏欲睡。就连南湖路都晒软了,印上了深深地车轮印,我走在放学的路上,带着帽子,但仍然满脸淌汗,此刻多么盼望吃个雪糕解解渴呀!

  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一群人正在买雪糕,我觉得口渴难忍,也挤进人群买了一根,咬了一口雪糕,哇~!

  真舒服,从头凉到脚,我随手把雪糕纸一扔,雪糕纸飘飘荡荡,正好落在果皮箱外面,我有心去捡,转念一想:算了,不就是一张雪糕纸嘛,没什么聊不起的,于是,便继续往前走。

  过了一会,我来到一个路口,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举着一个雪糕向妈妈跑去,一边拍,一边喊:“妈妈,给你。”一只手把雪糕送到妈妈嘴里,一只 手把雪糕纸扔到了地上,他的妈妈俯身拾起雪糕纸说:“土地公公和你一样爱干净,你把他的衣服弄脏了,他会生气的,这环境卫生要靠我们大家来保持,那边有个 果皮箱,妈妈和你一起把雪糕纸扔到箱里去。”他们一起走到果皮箱前,把雪糕纸扔了进去。

  望着这情景,我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纳木子的举止、言行,像一块石头,打破了我心灵的平静。我嘴里的雪糕,不知怎么的,一点亮凉意没有,不但如此,反而觉得异常的燥热。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苦辣酸甜咸,说不清是哪种滋味。

  以后的日子,天气仍然持续高温。我像往常一样,在口渴时,买一根雪糕抵御酷暑。只是再没让雪糕纸随风飘扬,而是把它小心地放进了垃圾箱。我坦然的品尝着雪糕带给我的甜美和清凉。

  一件小事作文

  在日和月的交替升落中和钟表的滴答声中,我已经走过了12个春夏秋冬。在这12年中,我经历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事情,其中给我感触最深的是……

  那天,太阳火辣辣地烘烤着大地,我静静地坐在操场上,手环抱着膝,耳朵里插着耳机,那欢快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不停回响。是我在母校的最后一个中午了,是我在这操场上留下最后一个脚印了。我究竟留下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正当我思寻时,一个身体坐了下来,是同桌。她斜着头,看着我,说:“要毕业了,回头想一想,自己在母校,也留下了不少美好的回忆呢!”我愣了一下,将一只耳机递给她,我要听她诉说,因为她所要解答的,正是我久藏于心的疑惑。

  当音乐响起,同桌开始诉说时,我感觉心理暖暖的,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我耐心听着,时不时补充一句。是的,同桌的言语打开了我心灵的窗户,以前的美好回忆都飘了出来,充满了我的记忆。我和同桌边说边笑,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而可笑!

  我寻到了大案,我留下了六年来所做过的事,有好的,有坏的,我留下了六年来所有的感情,酸甜苦辣咸,都包含在内。我得到了什么?总觉得是正在做的,却说不出来。猛然发觉,是分享,我懂得了分享。

  分享,用语言形容不出,只有自己去感受。仅仅上一起回忆的时候,仅仅是一起听音乐的时候,我们就在默默地,不被察觉地分享。一件小事,我懂得了分享的真正含义。

  一件小事作文

  “不许超线!”我坚决地冲着同桌大声嚷。

  同桌也毫不示弱:“你也经常超线,可是从来都不肯承认!”

  “那是你没有证据,可我有!”

  “你哪有证据?哪有证据?给我看看呀!”

  我指着他“越界”的铅笔盒,大声说:“这不就是证据吗?”

  “……”

  同桌只好自认倒霉,嘟嚷着从书包里掏出一大张贴画,丢在“我国领土”内。我得意洋洋地把“战利品”塞进了书包。

  刚刚,同桌那个“不老实”的铅笔盒“越界”了,我为了保障“领土”的“绝对安全”,与同桌大吵一架,并“笑纳”了他的“赔偿”。爽——!

  上课铃响了,我们的“超级老班”——班主任黄老师抱着一摞卷子走进了教室。天哪!这节课不是音乐吗?什么时候变成语文了?老班啊老班!做人可不能太贪心呐!刚占了一节品德课用来复习,现在又要占一节音乐课用来考试!您老人家也不想想这么多课您“吃”得下吗?唉!

  想归想,卷子发下来后,我还是集中精力开始答题,这次一定要“打败”他。一道题,两道题,三道题……咦?我的钢笔怎么不出水了?我拧开笔管一 看,妈呀!昨天晚上我打的满满一管水现在已荡然无存了!关键时刻,怎么办?怎么办?!向同桌借吧,可刚才……再说了,他除了正在用的这支钢笔外,也再只有 一支,就是他的一个在国外的亲戚送给他的那支高级派克钢笔啊!那支笔连他自己都舍不得用,只是放在铅笔盒里,时不时地拿出来向我们炫耀炫耀。他怎么可能把 那支钢笔借给我呢?可是,我还能怎么办呢?试试吧,说不定呢。于是,我轻轻敲了敲桌子。他习惯地看看了桌面后抬起头来,一脸茫然地望着我,好像在说:“我 现在又没有超过‘三八线’,你干嘛敲桌子呀?”显得很无辜。我硬着头皮低声说:“我的钢笔没水了,你……”没想到他居然想都没想就从铅笔盒里拿出那只派克 笔,轻轻放在了“三八线”这边就低头答题去了。

  不知道是因为派克笔好用呢,还是因为我的心情特别好,我在答剩下的题时非常顺利,不一会儿就交了卷。

  现在想一想,那时我刚跟同桌的他大吵一架,他还给我“赔偿”了“领土损失”,心情一定很不好。再说,我俩一直都是学习上的竞争对手,每次考试, 不是他第一,就是我NO。1。在我向他求助时,他完全可以拒绝,甚至幸灾乐祸。可是,他却想都没想就把那只连他自己都舍不得用的高级派克钢笔借给了我。多 么令人感动啊!

  同桌,你还记得这件小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