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名人演讲稿鲁汶大学毕生荣誉教授玛丽亚杨森?弗比克演讲

时间:2017-11-10 18:15:09

  尊敬的各位领导、尊敬的杜江局长、旅游业界的同事们、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荣幸有机会参加旅游研究院组织的中国旅游学年会,在这里和各位旅游发展业界和目的地管理界的学者、研究者,和旅游从业者一起探讨中国的旅游发展题目。我也非常开心有机会逐渐地探索中国这个富有文化气味的国家,中国人民正生活和工作在一个经济蓬勃发展的国家,对旅游的期看也是日新月异,根据相干的猜测,中国将在2015年超过法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旅游目的地。我们对旅游增长的期看是很现实的,不论是从国内还是国际来看市场都是这样,现在到了一个需要一起来探讨一个可延续、富有竞争性的中国旅游发展模式的时候,由于我是从学术的角度,不是从政治角度探讨,我是一位学者,我以为中国旅游研究者和规划者和从业者都需要来思考中国到底需要甚么样的旅游发展模式。我以为我们的讨论应当集中在以下几点:中国在旅游目的地和环境当中到底需要甚么样的产品和市场组合?我们进进全球竞争市场的上风在哪里?不同的旅游目的地的竞争上风在哪里?另外,我们还要夸大一下,我们在旅游舆图上不希看出现哪些旅游景点,和旅游容量是否是足够大。

  现在非常重要的一个题目是如何通过旅游来保护和利用和充分获益于现在的历史遗产包括物质遗产和非物质遗产,前面的数字大家也提到了,所以我就不重复了。西方媒体对中国旅游市场营销的宣传,我们发现有几条标语很故意思,“假如你想来领略丰富多彩的传统中国,你现在就要动身了,由于明天他们可能就要不在了”。“假如你想体验真实的中国,现在就动身吧”。这些西方媒体、国际媒体对中国旅游的理解,包含了巨大的挑战,但是也为我们的一些学者、政策制定者提供了很大的机会。我们从媒体上可以看到长时间的观点和短时间的观点是不同的,到了这个阶段,我们应当仔细地考虑如何利用这些物质遗产和非物质遗产。我给大家印的PPT打印版上面没有字,这是一位英国著名的旅行作家发表了自己对旅游的正面影响和负面影响的一些看法,大家假如想看原版,我可以再发给大家。

  这是一位艺术家的观点,他们以为现在我们做的研究究竟是一种尝试还是错误,我们是在吸取经验还是在分享观点,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对一些旅游负面体验的耽忧,现在这些地方已完全失控了,被旅游业毁坏,有的是在非常珍贵的城市区,也有的在非常脆弱的自然环境当中,如海边、湿地和山区等等。我们现在经常提到旅游的不可延续发展现在已成了一个热门话题,这不但应当是一个学术界的题目,这些负面影响可不可以免,是否是有一种方法来避免这类负面影响,我们是否是可以找到一种可以发现正面和负面案例的有效方法?到目前为止,只是有一些描写性的研究工作,还没有为旅游业的研究职员和规划职员提供一些蓝图,由于时间限制,在这里我只是总结一下基本的关键的题目,重点挑选在旅游方面的影 { http://www.fWjia.COm本,资.料/来.源,于/范文.之.家 ) 响,跟大家一起探讨。

  现在我们以为可延续发展和全球的竞争,是构建平衡和具有影响的旅游非常重要的两个点,我们要重新探讨一下旅游的可延续性,前面几位专家都已谈到了旅游的可延续性题目,在这里我们也简单重复一下相干的题目。在这里我们想简单用这个模型跟大家谈一下旅游的可延续发展题目,旅游的可延续发展是综合的,假如我们想要考虑平衡和具有可延续性的旅游发展,不能只考虑它的一方面,比如宾馆、某个旅游目的地和某个旅游企业,这都是不够的,由于旅游的核心是文化,是一个地方,是多方面的,是一个综合,所以不能仅仅考虑某一方面。考虑旅游的可延续发展的时候必须把这几方面综合到一起。关于这个模型有很多专家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是你不能做复制粘贴的工作,不能把某一个地方成功的模式复制到另外一个地方,你必须考虑这个地方具体的特点。在我的报告中,时间有限,我删掉了一张PPT,那个专门先容复制和粘贴题目的,现在有很多旅游界的专家和学者做这方面的工作,我想说,这类复制和粘贴对旅游目的地的可延续发展是非常不利的,也不能使旅游目的地具有可延续性和竞争力。我们看旅游的时候应当看到它的两面性,它是可以朝向更好的方向或更坏的方向的催化剂。对世界遗产地,这里有两个例子,一个是中国的长城,另外一个是美国的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地,都告知我们旅游可能会有好的影响也可能有不好的影响,需要综合加以考虑。关于旅游的容量题目,现在已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很明显,很多地方的旅游者太多,有很多关于旅游的容量和承载力的讨论,在欧洲,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对中国来讲,根据现在旅游学者的一些研究,我们发现中国很有可能能够控制对旅游点的过度利用和解决旅游容量的题目,这比西方做得好一点,很多研究也把旅游谱系重新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关系的工具。我们在讨论旅游影响研究的时候,大家想得更多的是旅游对经济环境的影响,这个固然很重要,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不能只看到旅游的经济影响,而且要考虑到其他方面,由于它是一个***体系,是一个综合框架,要考虑到它的社会环境、自然环境,以后我们还要考虑到它的政治环境,在我们做旅游影响评估的时候,要充分考虑到这几方面,由于这需要多学科的参与。

  现在我们看到也有一些可替换性的发展模式,但是这些模式只是不同的选择,是否是有现实性还有待考虑,它的发展选择是不同的,特点比较小,影响比较低,利润也很低,地方的参与可能会比较高,但是从旅游体验上有可能不足,这类新的发展模式还是处于一种探讨阶段。我想重点夸大一下动态旅游发展网络,在魏小安教授的报告中也提到过相干想法,我在这个地方再重申一下,我们谈到旅游网络动态化的时候,要把它考虑成一个综合整体,考虑到旅游的供给、需求和组织。关于质量的讨论,我们在下午还要再继续深进,所以在这里不想说太多,宋海岩教授做了大量研究,请他在这方面再讲讲。说到旅游动态网络的时候,我们以为它不是一个自然的环境,也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个组织性的网络,是一个综合的东西,既包括了产品、服务、信息建议等等,也包括产品的供给商、中间商,总而言之它是一个网络,像蜘蛛网一样扩大。当我们讨论短时间利益和长时间挑战的时候总会产生一些矛盾,从旅游质量调查也能够看到,旅游者短时间是满意的,但是从长时间来讲实在不一定是这样。

  关于遗产保护和旅游的发展,现在存在很多争辩和冲突,需要找一个平衡点,如何调和遗产的保护和文化旅游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法国的卡尔卡松城堡,有一个文章是关于世界遗产地的旅游恢复。关于城市的新旧景观的融会也是一个话题,这个案例是英国的巴斯城,很好地把旧的城市景观和新的城市景观融会起来了,有人以为它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我个人实在不是很喜欢,但是它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案例,让我们可以看到如何利用遗产。旅游目的地的积分系统是衡量和比较各种不同的旅游目的地的正面和负面影响的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可以根据相应的标准进行打分,假如这个目的地好的话,分数就高,假如不好,分数就低,主要标准有以下六个,是根据国际特尔菲法完成的,第一是环境质量。第二是社会和文化完全性。第三是历史遗产保护状态和质量。第四是考古遗址的完全性,目的地的景观美学的质量是不容忽视的,还有当地旅游发展政策的水平和政策等等。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模型,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做的一个研究,但是对我们这些国家,要比较质量高低的旅游目的地,只是提供了一种思路,你可以往鉴戒。但是这是否是有效的工具呢?由于不同的旅游目的地之间要进行比较存在很大困难,要把沙漠和海滨景观进行对照,如何来衡量哪个更好?这类历史的城市和现代的一些城市要进行比较也是很困难的,我们只是拿单纯案例来看的话,只能提供一种经验,这个还需要探讨。今天旅游发展非常迅速,但是这还需要逐渐探讨这个题目,需要一个系统的方法,一步一步地从步骤一直到能力,采用这样的系统的方法来做,管理能力的培养不单单限于读几篇文章,而是要重视资源的管理、目的地的管理、景点遗产地的管理、同时也要重视旅游者的管理。我们现在需要发展一种创新性的战略,前面提到了几种冲突,如在天空行走,我前面展现的图片,和人造的景观和现代景观,可能会取得一些短时间的经济效益,从长时间来看可能会有负面影响,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可延续性,现在中国事否是也能够发展这样的创新性战略和模式。现在我们相当于在海上航行,但是没有指南针,我们知道指南针是中国人发明的,前面我说的可延续性援用了魏小安教授讲话的内容,中国现在也在做相同的工作,在重新定义可延续性。考虑到现有的一些机会,和我们面临的挑战,我们想为航行中的船长提供一些方案,以免我们在航行中迷路,包括以下三个基点,第一是要进步对旅***为的正面和负面影响平衡的意识。第二是要更多地在人力资源上加以投进,以更好地管理和监控这些变化的进程。第三是要参与全球知识体系的构建,从而具有更多的专业知识。第四,要信任基于研究的政策的制定。最后一点非常重要,也是我一直在研究的内容,就是我们如何把历史、文化身份、原真性和独特性转化为旅游业可以利用的资源。最后感谢旅游研究院为我提供这个机会,能到这里和大家交换。感谢国际合作人张敏女士和田博士为我所做的一些工作,另外感谢大家的聆听,感谢一起分享我们的观点。下午我们还有关于一些题目的深进讨论。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