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我的书屋我的梦征文【登选】

时间:2018-08-04 11:39:28

  书是人们理想的航标,它会指引人们到达理想的终点。人只有有梦想,才能展翅高飞。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我的书屋我的梦征文范文,欢迎阅读参考!

  我的书屋我的梦征文一

  一个古董首饰盒,并给了他令人心动的奇妙一吻……

  然而,令墨多多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就此将他卷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谁打开了法老王的墓门,谁偷走了法老要问什么是我的梦?我的梦很简单,就是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温馨的小书屋,再有我最爱的书作伴,就是我最大的梦。

  从小时起,我就爱看书,但要说起最爱看的,还是令我念念不忘的冒险小说《查理九世》。一说起《查理九世》我就想起我第一次认识它,第一次阅读它的时候:那是在一个下午,我们班一位男生带了一本《查理九世之法老王之心》也是查理九世系列的第四册。也不知是谁叫我一声:“李蓓蕾,快来看书啊,这书可刺激人了,还考智力呢!”就这样,我加入了看书大队当中,书中的人物有:查理九世,一只有尊贵血统的,会说话的小贱狗,也是多多冒险队的老大,墨多多,一个蹩脚的小学生,胡沙,因为长得很高很壮,而且名字读音很像虎鲨,所以被大家叫成虎鲨的育林小霸王,婷婷,四年级二班的班长,颇有班长风范的小女生,冷静,冰雪聪明,扶幽,一个慢半拍的,爱搞小发明的学生,发明曾几次在冒险中为冒险队脱险。看完大家的特征,你或许都不想看下去了吧,别急,后面的会让你提起心来。

  博物馆举办了一次古埃及展览,展览的主题是“埃及法老王的墓莽”。

  展厅中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穿着木乃伊的服装,非常有气氛。

  穿着古埃及衣服的神秘少女交给墨多多一王的心脏,谁的脖子将会像鸟一样扭断,他的心脏将会被阿努比斯放在天秤上称量,心脏比羽毛重的罪人将下地狱!”

  当现实世界画上了恶魔的符号,听到了亡灵的声音时——命远的钟声敲响了!

  通往地狱的99级台阶即将开启,谁的心脏会被放在天秤之上?

  博物馆惊魂24小时!迎接他们的是希望还是毁灭?这些还只是节选呢,精彩的多了去了。

  自从看了这一册《查理九世之法老王之心》我就一直忘不了,总想再买来一整套看一看,直到今年暑假里的某一天,我再也忍不住,请求爸爸给我买了一套,那过程可算是艰辛啊,我们家其实家境并不好,想要买书必须得报出书名,看这书有什么用,由于我苦口婆心的和爸爸请求,终于得到了批准,只是这书太贵,只能在网上买。后来的物流也让我心浮气躁,我过几个小时又去看物流,过几个小时又去问客服,就这么一天天的看着,问着,终于把我的书盼着了。

  一打开包装,我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多多再一次克服了恐惧,和查理一起带领大家破解案件,查理有带头风范,帮助大家一起找出迷案的真相,婷婷理智,在那样的环境还能沉下心思考问题,虎鲨越挫越勇,保护大家成了他的职责,扶幽大显身手,帮小伙伴们排忧解难……

  他们还遇到许多奇特的人或事:遇见拥有永生,身上却布满皱纹的无眼人鱼;在恐怖的白骨森林里意外地发现世外桃源;在豪华、诡异的小区里发现全身血红的吸血山蛭,并意外地碰见孟婆,闯进奇怪的“阴间”……他们还结识过许许多多的好朋友,例如:不老船王亚瑟,毒舌却很好心的少年,唐晓翼。

  我再一次被大家的冒险精神和团结打动,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多多冒险队在生活中,在学习中的种种,要向查理学会如何正确的领导,因为这样才能知道如果自己做了领导者,应该怎样做。向多多学会好问,因为这样才可以知道更多更多的知识。

  像婷婷学会冷静,因为这样无论在多艰苦的环境下,多让人害怕的环境下思考。像虎鲨学习勇敢,因为懦弱胆小是不行的,任何事都要有尝试。像扶幽学会创新,因为只有不断尝试才能发现最好的自己……

  如果下次你来我家做客,我会请你看看我的书屋,里面都是我最最最珍贵的宝贝啊……

  我的书屋我的梦征文二

  家里,有一个小小的书屋。

  这个书屋房间很小,摆下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张桌子和一张茶几,剩下的空间就没有多少了更是所剩无几了。因此,这个房间很是狭窄。

  把这个小房间的另一扇门打开,就是阳台了。天气好的时候,每当午后,灿烂的阳光便会从那扇透亮的窗户间悄悄地的探进来几缕金丝般的阳光。这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热热的,舒服极了。

  那个木头做的书架上,已经很久没用了。上面的书也不常看,所以,书架上,包括那些不常看的书,都落下了一层薄薄的灰。

  这些已经差不多废弃的书把整个书架都占满了,因此,我的书就只好摆在书架对面的茶几上了。

  我是很喜欢看书的。无聊时,我便会从茶几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或靠在床上,或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的读起来。

  我最爱看动物小说了。我特别地的喜欢小动物。自从上次在书店里,随手挑选了一本沈石溪老师的动物小说,便一发不可收拾了。直到现在,我们家已经有了30多本他的小说了。茶几上,他的作品已经堆得跟一座小山似的了。

  我之所以喜欢他的作品,是因为他笔下的动物,仿佛都有灵性一般,并且每一本书都充满了哲理与内涵。每当读他的小说时,就仿佛书中的动物都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一般,让人久久沉醉于其中,好长时间都还在自己的想象中畅游。所以,他的小说,我是百读不厌。

  每当午后,我便会拿一杯牛奶,从茶几上挑出一本书背靠在床板上。暖洋洋的阳光轻轻柔柔地洒在身上,喝口牛奶,仔细地的品味书中的每一个字。这真是一种享受啊。每当这时,自己的灵魂仿佛都在书香的沐浴下,得到了升华。遨游在书海中,仿佛自己就是一叶小船,慢慢地感受着书海的一片汪洋。

  有一次,我刚看到好看的部分。去上厕所时,也把书捧着。我边走边看,不知不觉中竟然走错走到了厨房。

  每当我沉浸在书带给我的快乐时,便会梦幻般地想象自己能够拥有一座用书堆起来的房子。房子前,一片五彩斑斓的花,花香弥漫。一些青绿的树藤缠绕在房子上,开了几朵牵牛花。打开一扇用一本好大的书做成的门。进去后,浓烈的书香扑鼻而来。堆成小山似的书随处可见。,《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三国演义》《西游记》《一岁的小鹿》《上下五千年》等各种经典名著。一个书架搭成的床头前,挂着一个笔记本,里面记录着各种书的编号,资料。一边的墙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要是真有这样的一座房子该多好啊。不过,我相信,虽然现实中没有这样一座神奇的房子,但是,我想,它就藏在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人的梦中。

  书是人们理想的航标,它会指引人们到达理想的终点。人只有有梦想,才能展翅高飞。那么我想,书籍就是助我们展翅高飞的那双翅膀吧。

  飞吧,飞到理想的终点;飞吧,飞到梦想的彼端。

  我的书屋我的梦征文三

  梦想,是人生的羽翼。尽管教书是我的职业,读书是我的嗜好,但回首曾经,能拥有一间清静的墨香四溢的书房,晴窗万卷,笑看流年,却是我最大最真的梦想!

  正像梁实秋先生所说的,书屋,尽管是一个非常典雅的名词,但在旧时,唯“士大夫人家才有书屋”吧!愚生也晚,虽是红旗下的新社会,但恰值20世纪七十年代,乡下的故土田园并不容我有丝毫的关于书房的念想。那些年,自家的两间土坯草房里,光线昏暗,墙体斑驳,除了两张木床,便是破烂的农具,还有一些杂乱无章的生活用品。我和弟妹们看书写作业,总是依赖一条狭长的板凳,在门前的大树下你推我挤地完成。若逢着阴雨天气,便只能弓腰撅腚地趴在屋内床上“鬼画符”一番了。其时,家中也根本没什么书看,床头枕下,偶尔倒能翻出一本半旧的《毛主席语录》来,那是爹娘的时代记忆了,像现在的孩子爱看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等翻译作品,抑或皮皮鲁、马小跳之类,更是闻所未闻,梦中也无。既无书,又谈不上爱读书,又奢望什么书屋呢?

  我到省城读中专时,仿若毫无缘由,忽然就对书着了迷,读而上瘾,整日里手不释卷。之所以有书可读,有闲得读,盖因学校有一座四层高的图书楼,楼内藏书无数,而其时我们的课程也并不紧张,吃住皆在校舍。我那时对随园主人提出的“书非借不能读”这一观点委实是“顶礼膜拜”——一来囊中羞涩,无钱买书;二来亦无须购阅,图书馆便是我这书虫的超级“书房”。所以,中专四年,书梦未曾休,书房梦却难得做一回。亦可说,那样的青春岁月里,书于我,重在“读”,而非“藏”,或曰“拥有”。我甚至自视颇高,觉着唯有图书馆才是一本本著作典籍的最好归宿,而不是被私人所独占独赏。

  毕业那年,我被分至小城某企业工作。先是栖身于集体宿舍,人多物杂,生活繁乱,偶尔躺在单人床上翻翻书,疲了,倦了,便随手撂在一边,并无珍藏之心。书,大多还是借来的,有单位的,也有小城图书馆的。借而读,读而还,来有影,去无痕。当然,偶逢手头宽裕了,或于书店看中了一本心仪已久,偏偏图书馆又难寻的书,我亦会毫不犹豫地乐购而返。天长日久,竟也积了不少,因居室大家共用,无处摆放,所以东一本,西一本,床角,枕畔,餐桌上,鞋盒里……书影散乱,举目可见。其时,我有意无意地亦开始了写作的练习。但室内仅有的一张桌子亦是“多功用”的,上面常常粘了饭米粒,泛着啤酒沫,有时甚至还躺着两双臭袜子。加上同室兄弟们兴趣不一,工余闲暇还要用它打牌、下棋来调剂生活,故尔,即使我灵感突至,欲捉管为文,常常亦是草草收场。慢慢地,我在心底也就萌生了独居一室,可以自由读书、恣意写作的渴望。或者说,书房即卧房,卧房亦是厨房,三合一倒无所谓,总之得“离群索居”。然而,当时单位的境况是江河日下,弟兄们撑不住,相继摇首跳出,我也交了一纸辞呈,转身下了江南。走时,宿舍里已是狼藉满目,那些年购的书,我也只是随身带了痴爱难舍的几本,其余的,只能忍痛换作远行的盘缠了。书房梦于我,依然遥不可及。

  在小城漂泊时,一个女孩竟相中了喜欢读书写字的我,给了我一个家。房子虽是租来的,且仅有两间,但,这似已足够。情郁于心的我仿佛一下子找到了恣肆倾泄的决口,在三年的时间里,不仅潜心凝虑地研读了大量的文史哲典籍,还顺利拿到了文学学士学位,走上了教师工作岗位。郑板桥曾笑吟:“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这句话真是说到我的心坎里了。窗外虽非帘幕几重,阑干几曲,屋内却也报刊遍地,奇书满床。改作业,批试卷,乐而读,读而作……小小书屋“锁不住五夜书声”,承载了、容纳了我太多的荣辱悲欢,催我奋进,教我自省,甚至,使我从根本上忘记了它是租赁而来的。

  20XX年,我们终于挥别了租房岁月,搬进了用住房公积金贷款置办的新家。新家三室一厅,明净敞亮,我的书屋梦,也终于变成了现实——无事此静坐,有情且赋诗。那些跟随我辗转多年、不离不弃的书卷文集,亦终于有了一隅歇脚地。想想,我本是普通的乡村中学教师,读书与写作,既是工作需要,亦是业余嗜好;既算闲情逸致,亦为精神追求。我所憧憬并享受的,是陆放翁“读书有味身忘老,病经书卷作良医”的从容之至与淡泊之趣,尔今,梦已成真,我的书屋我的梦——祖国在发展,城乡在进步,我有理由相信,一切都将不再是梦,夙愿终偿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