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关于父亲的微博

时间:2018-05-31 18:05:09

  母亲最近似乎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工作遇到点麻烦,身体稍微有一点感冒,和妻子闹了一点小别扭,她总会在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虽不直接点破,但嘘寒问暖让我颇感安慰。刚开始时我还以为是心有灵犀,后来忍不住问母亲。母亲在电话那头神秘地说:“嘿嘿,你不知道吧,你爸是你的粉丝啊。”我更加纳闷了:“我的粉丝?”母亲笑道:“你爸开通了微博,已经成为你的粉丝了,所以你的一言一行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哦。”原来是这样。我的微博粉丝有几百号人呢,难怪他隐藏着没被我发现。

  不过,随即我又疑惑了:“爸用笔画在手机上打字,一分钟才能输入几个字,他开通微博干吗?”“他哪里要发什么微博,就是为了知道你的近况呗。”我一时语塞。想想平时一个月都难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即便打了也是和母亲拉家常,和父亲的交流或许就是每年春节的那几次喝酒了。

  搁下电话,我立马登录微博,果然找到了一名来自老家的“粉丝”。他没有一条主帖,却经常简短地回复我的帖。那次被领导误会了,我发了一条:“上班就那么回事,要么忍,要么残忍。”“铁杆粉丝”回:“别放弃,坚持。”那次和妻子吵嘴了,我发了一条:“爱情究竟是炼狱,还是天堂?”“铁杆粉丝”回:“好好生活才是真。”那次感冒了,我发了一条:“可恶的感冒,究竟什么时候能好?”“铁杆粉丝”回:“多喝水,保重。”仔细数一下,我前后总共发了56条,这位“铁杆粉丝”足足跟了45条。虽然每段回复最多不超过10个字,但疼爱、鼓励、语重心长,无不溢于言表。不善言辞的父亲,平时拨通电话也转交给母亲接听的父亲,用这种默默的方式表达着对儿子的关心和爱护。我眼眶湿润的同时,也为自己粗心的漠视而充满愧疚。

  我再次拿起手机,发了第57条微博:“我爱你们,潜伏着的爸爸和妈妈。”

  送水的父亲

  他不知道家里的日子为何会在一夕间变成那样的:房子被贴上封条,车子被开走,家门口却被一大群愤怒的人团团围住,他们是来要钱的。那些人里面,有他不认识的陌生人,也有他曾经熟悉无比的人。远远地站在人群外面,看到一向在人前风光无限的父亲,那会儿正在急切又无奈地向众人解释:“各位,请缓一缓,欠你们的钱我一定还上……”

  父亲的公司垮了。家里的日子一下从天堂被摔到地狱。那个过程,他并没有一下子就体会到,是一点一点慢慢被冰醒的:去超市购物,买了满满一购物车,走到收款处,掏出包里的卡就递上去,又被收银员微笑着递上来:先生,对不起,您的卡已被冻结;去酒吧喝杯酒透口气,才到门口就被往日一起喝酒的哥们儿奚落:家里都那样了,还有心思来喝酒啊?要不我请你?他红着眼睛冲上去,却被酒吧保安很快拖出去扔到了大街上……

  夜深了,风刺骨,他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荡,像这个城市里的一个孤魂。他不想回家。那算家吗,两间低矮潮湿的房子,租的,几件破破烂烂的家具,房东送的。他很奇怪,在那样的地方,他的父母竟然还能安然地住下来。他才十八岁,命运却对他如此不公,一夜之间就拿走了他的所有。

  开始逃学。读再多书又有什么用呢?父亲曾经是清华大学的高才生,可他的公司说垮就垮了。不上学了又能干什么?昨天的朋友,自他家出事后都从他的身边蒸发了。醉吧,睡吧,就那样晕乎乎地过,过到哪天算哪天。

  那些天,父亲很少在家。没有车子了,不知他从哪里淘来一辆二手自行车,天天早晨骑上就出去了,一去就是一天,直到晚上才会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来。母亲也没闲着,她在收拾那个破烂的小院,把墙角堆了好久的建筑废料一点点运出去,竟然在那里开出一小片地。她说,等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可以在那里种点菜,节省点儿家里的开支。

  寒风中,母亲的鼻尖冻得通红,眼睛却熠熠闪光。他醉眼蒙昽地站在小屋门口,心里忽然酸得不行。这样的活儿,在他的记忆中,母亲是从来没有做过的。

  家里的人,没有人怪他,也没有人来劝他,他们都有各自的事忙碌。他依旧在醉里,在梦里,胡乱打发日子。

  那天,如果不是一位昔日好友突然来访,又气呼呼地拉着他去一个地方,如果他没有在那个地方看到父亲,他不知道自己还要消沉到什么时候。

  朋友来了,双眼冒火,进门,不由分说就把他从床上拎起来,冲他胸口就是一拳:“你个没用的东西,你还有脸躺在家里睡大觉,走,去看看你父亲,看看他在做什么!他曾是领导了上千人的公司老总,他心里的苦会比你这个从没吃过苦头的小子少吗?……”朋友一边数落,一边拉着他飞跑。

  他们去的,就是他以前住的小区。

  “送水喽——”远远地,一声粗犷响亮的喊声就把他震在那里。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熟悉的背影。半头花白的头发,略驼的背,不是父亲又是谁?可那会儿的父亲再也不是公司董事会上那个风度翩翩的老总,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送水老头儿。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车后座两边绑了六七桶水。他谦恭地向每一个路过他的人点头微笑,那些人,有他们曾经的邻居,也有父亲的下属。

  他定定地站在那里,脸“腾”地就红了,转身就想走。不是走,是找个地缝儿钻了吧,再也不要让他看到这一幕。

  “你别走,你得上去跟你父亲打声招呼,跟你们的邻居们打声招呼!”朋友的手像一把大钳子,钳着他,他不由自主就被拖到父亲的自行车前面。

  “爸……”那一声,他几乎是从胸腔里吼出来的,眼泪随之也迸泄而下。“你到底想做什么?何苦这样作践自己?”他好久没哭了,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他也没哭。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哭了。

  “孩子,你来了?我怎么了?我不是很好吗?我一不偷二不抢,凭着自己的力气在挣饭吃,我活得光明磊落。我觉得挺好。”

  “那你也不一定非要选择这种方式,选择在这里……”

  “不,我就是特意选择在这里的。人这一辈子,哪有个不摔跟头的,从哪里摔倒就要从哪里爬起。你爸爸我以前也年轻气盛,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敢想的事不能做的事。我们公司,看门的,送水的,扫地的,我何曾正眼瞧过他们一眼?可是儿子,你知道吗,老爸第一次骑上自行车,到这个小区里来送水,从喉咙里挤出第一声‘送水喽——’比我当初开公司都要难……好在,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就证明我把曾经的一切都放下了,风光,失败,一切的一切……我和你妈,一直在等你自己醒来啊……”说完那番话,父亲开始去解车后架上的水桶,他要去送水了。

  “爸,我来!”他咬了咬嘴唇,轻轻从父亲手里接过了他手上的桶。

  “送到六楼你王叔叔家去。”父亲笑,眼角却有了亮闪闪的泪光。

  “……”他抬起头,冲高高的六楼阳台看了一眼,忽然拼尽平生的力量吼了一声“送水喽——”,随即扛上水桶飞快地向六楼而去……

  父亲举起的那个人

  他12岁那年,按照以往一贯的风俗,镇上要在春节期间专门组织一次少年舞龙灯会,舞龙灯的数十名成员都是从镇上众多的少年中挑选出来的,凡是12到15岁的都可以申请报名参加,能成为舞龙灯队中的一员,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而如果能进一步成为“舞龙头”的“小龙王”,那更是荣耀无比,将会收到全镇男女老少的无数鲜花和掌声,被谈论很久。

  但要想当上“小龙王”却绝非易事,除了要身形灵活矫健外,还需要反应迅速,在舞龙时根据场地的不同具有随机应变的能力,因此竞争相当激烈。

  他一心想成为“小龙王”,从报名之日起便每天勤加练习,他父亲是镇上无人不知的“老龙王”,年少时曾当过好几回“小龙王”。按理说,在父亲的精心教授下,他是完全可以击败其他对手,轻易当上“小龙王”的。

  可是,他还是输了,“小龙王”被镇上的另一个男孩夺去了,他则只能舞龙尾!步伐和舞姿要完全配合“小龙王”。

  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父亲并没有责怪他,反倒是他自己很是不满,消极得很。

  这天吃晚饭时,母亲为了安慰他,特意端上了两道带肉的荤菜和一道小青菜。那时他家很穷,一年到头难得有荤菜上桌,“把素菜端下去,让孩子今天把肉吃个够,解解馋吧!”父亲对母亲说道。

  就在母亲伸出手,打算撤掉那碗小青菜时,他却阻止道:“不要,我觉得素菜和荤菜一样重要,我也喜欢吃。”

  父亲迟疑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对他轻轻地说道:“是呀,素菜没有什么不好,比如这碗小青菜,它对我们的健康有着更重要的作用。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做不了‘小龙王’,做一个‘龙尾’也没什么好羞耻的,同样也会很精彩!”

  他点了点头,似乎听懂了父亲的言外之意。

  舞龙灯开始的那天,他很紧张,生怕连龙尾也舞不好,父亲让邻居的一个小男孩给他送来了一把刚从菜园里摘来的小青菜,这次他完全懂了。

  可是,到底还是第一次参加舞龙灯,由于紧张,他还是出了好几次小错,步伐显得有些凌乱,内行的人一眼便能看出来。

  当舞龙灯结束后,他跟“小龙王”都摘下了头套,脱下了表演服装,将自己的真实面容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刹那间,所有的焦点、掌声和鲜花都聚集到舞龙头的那个男孩身上,而他只能默默地站在“小龙王”的身后,人们没给他“喝倒彩”的嘘声,已经是相当宽容了。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有一个人从人群中急急地冲了过来,跑到他的面前,然后不由分说地将他高高举起,并大声嚷道:“儿子,你舞的‘龙尾’太棒了,棒极了!”

  人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是如潮般的掌声,他的眼睛有些湿润——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父亲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告诉所有的人,他是他的儿子——舞龙尾的这个孩子是他“老龙王”的儿子,他为有这样的儿子感到自豪!

  如今,父亲已经离开他多年了,但每到春节时,他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父亲来,他也开始明白,其实父母总是想方设法地将对子女的爱和激励,渗透或藏进生活中的平凡小事里,他们对子女的那份真情永远都那么闪亮发光,难以褪色!

  父亲教我的人生哲学

  小时候,村里家家户户种西瓜,等到丰收的季节,乡亲们都把西瓜装到木制的排子车上,运到20公里外的小镇,把它们卖给水果批发商。去小镇时,因为车上有沉甸甸的西瓜,大家走得很慢。回来时,车空了,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就跑得飞快,还互相挑战,看谁能最先回到村子里。

  我忍不住也跃跃欲试,催促父亲走得快些,再快些。父亲并不理会,依旧走得不紧不慢。半个小时后,在距离村子还有五里地左有时,在我们前面飞奔的那几辆排子车,居然都停在路边休息,它们的主人,一路互相追逐,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再也迈不动一步了。

  父亲虽然走得不快,却比这些人更早回到了家。从容地喝了一杯茶之后,他才淡淡地跟我说:“跑得快不一定能赢。”原来,很多时候,想要达到目的地,拼的并不是速度,而是耐力。只有坚持得最久的人,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早晨,天刚蒙蒙亮,邻居二婶在外面大喊大叫。原来,她家的一只小兔不见了,到处找不到,怀疑是被我家的狗吃掉了。我仔细看了看,我们家的狗被铁链拴得很牢,根本没有跑出去,更不可能吃掉她家的兔子。于是,我气愤地大声反驳,父亲却立刻阻止了我,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莫急,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晌午时分,二叔在自己家的厢房里发现了那只兔子,原来它被一团旧毛线缠住了爪子,导致一直无法脱身。二婶满面通红来道歉,兔子风波就此结束,父亲的话却永远烙在了我的心底。从此以后,不管遇到多么委屈的事情,只要白己心中无愧,我总能从容应对,让事实最终还原事情的真相。

  老家过庙会,有一种套圈的游戏,让小孩子们非常着迷。摊主在地上摆放很多小玩具,小饰品,然后花一块钱可以买10个竹子做的网圈。人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把竹圈一一丢过去,被套中的就是战利品,可以带回家。

  有一次,有个小男孩买了很多竹圈,却一个也套不中,我忍不住小声说:“真笨呀!”父亲听见了,转身去买了10个竹圈,让我也去套。结果,竹圈全部飞出去,半个玩具也没能套住。我急得满头大汗,尴尬无比。父亲轻声说了一句:“看花容易绣花难,就是这么回事呀。”

  一个人在白己没有尝试某件事之前,不要轻易下结论,更不能随便去嘲笑别人,因为,别人做不到的,你未必能做得到。

  童年时,女孩子们都喜欢踢毽子,邻居家的二丫,手脚特别灵活,一次能踢100多下,常常获得小伙伴们热烈的掌声。我有些不服气,偷偷在家练了很久,终于也能一口气踢到100多下了。

  一天,我向小伙伴们展示踢毽子的功夫.不料,他们不但没有鼓掌,反而很平静地说:“和二丫踢的一样多呀。”我无比失望的样子,正好被父亲看到了,他拿起键子看了看说:“你不要追在别人后面跑。”我忽然明白了什么,从那天开始,我尝试着用毽子踢出不同的花样,左踢,右踢,转身踢。这种大胆创新的踢法,果然赢得了小伙伴们的羡慕,也为我赢来了期待已久的掌声。

  原来,成功从来不是跟在别人后面比拼数量,而是要大胆走出-条属于自己的路,将平凡的事情,努力做到不同凡响。

  多年之后,我偶然闯入写作的圈子,看到文友的稿子发得满天飞,心里很着急,我想起当年和父亲卖西瓜的经历,放下浮躁,不求发表,只求坚持,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也捷报频传;身在职场,在遭遇被人误解时,我想起二婶家丢失的小兔子,不做无谓的辩解,相信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当同事遇到挫折时,我会想起童年套圈的游戏,想想自己也未必能做得多好,于是不敢有半丝讥讽;喜欢一位文友的稿子,天天去她的博客学习,甚至模仿她的风格,直到有一天想起儿时踢毽子的情形,于是紧急刹车,静下心来,努力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父亲的人生哲学那么朴素,却字字如矶,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

  插着软管行走的父亲

  这是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一个真实故事,我相信善良的人们,读完这个故事后会和我一样,几乎全身都在战栗,忍不住想流泪。

  7年前,因为家境极其贫寒,父亲不得不离开年迈的爷爷、奶奶以及多病的妻子和正在上初中的儿子,去省城打工,给人送煤球。整天拉着煤球奔走于各大饭店的后厨之间。

  其间的辛苦,父亲从不提及,因为对于坚忍的他来说,只要能挣到钱,一切的辛苦都不是辛苦。口渴到极点的他甚至连一瓶纯净水都舍不得买,硬是撑着。平日里的小疾小病更是舍不得花钱去医院,完全靠自愈。

  可是,父亲的这种节省和有病不去看的一贯做法,却给他后来长久的苦痛埋下了永久的隐患。拉了近两年的煤球后,有一天,父亲突然开始莫名其妙地发高烧,他以为只要跟以往一样,多喝点水,用湿毛巾焐焐,休息休息便会好的。但是,这次父亲错了,他的发烧症状竟然持续了近一个月还没有退去,更糟糕的是还开始引发越来越严重的咳嗽,直到咳得他无法再出门干活,父亲才决定“奢侈”一回,去一家小门诊看看。

  结果,小门诊的医生给父亲检查完后,说,你还是赶紧去大医院看吧,我这把不准。直到此时,父亲才开始有些紧张,平生第一次走进省城的一家三甲医院。

  医院的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犹如给了父亲一个惊天霹雳,医生冷冷地责问他,为什么不早点来医院?你的半片肺叶已经被严重烧坏了,需要立即切除!更糟糕的还有,剩下的另外半片肺叶也受到了感染,以后需要随时输入生理盐水进行不断消炎,以保持其正常的呼吸功能。

  父亲偷偷地切掉了坏死的那半片肺叶,没有跟家里的任何人提及此事。接下来,他疼痛和不便、艰难的日子便开始了,因为不能再做拉煤的体力活了,父亲改成摆地摊。从此,在一个个城中村的各条小路上,过往的人们常常能看到这样的一个“怪人”——身上奇怪地连着一根软管,软管的一端插在他的衣服内,另一端则连着一个装满着水的小塑料桶!

  没有人知道,小塑料桶里装的是生理盐水,更没人知道,那根软管其实是插在父亲的身体内,它是保证父亲能和正常人一样,自由呼吸的重要辅助工具!此后,父亲走到哪里,软管和塑料桶就必须拎到那里!

  不便还远不止于此,每当睡觉时,父亲只能脸朝上,仰着睡,而且从不能翻身,因为一旦侧着睡或翻身,软管就会从体内掉落出来。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一个最大的希望,可是,没有人能想到,父亲最大的希望竟然是,余生能有机会和可能好好地洗一次澡!因为他是胸前穿孔,因此不能接触到水,更不能洗澡,否则就会引发严重的感染。

  更大的疼痛还在后面——插在父亲体内的软管一次只能平均使用15天,如果是夏天,则只能使用10天,然后就必须更换一个新的,以防止病菌感染。但,每到医院用医疗器械更换一次软管的费用需要300多元,而父亲摆地摊几天的收入也不到这个数,为了省钱,父亲决定自己自主换软管。

  钻心的疼痛因为不专业的换管技术,开始每隔10天或半月降临到父亲的身上一次——因为肉眼完全看不到体内的状况,父亲只能靠着感觉来朝体内两根肋骨之间的缝隙中,插进大约10厘米长的软管,每次插软管时,父亲都要尽力防止碰到胸膜,因为只要稍稍碰到一点,都会极为疼痛,还会导致出血。

  刚开始,由于手感很差,几乎每次插软管时,都会碰到胸膜,我已经无法描述父亲当时的痛苦状了,只是听他后来淡淡地说了五个字:“冷汗直流吧!”但,疼得直流冷汗的他却从没有想到过要停手,花上300元向医院求救!他唯一做的就是咬紧牙关!一次一次地忍过去!

  父亲就这样一直被穿软管的疼痛折磨了近5年,这5年里,每逢过年,父亲都会以过年时生意会更好为由,拒绝回家与我们团聚,也拒绝家人来看他。以此来隐没自己的不幸遭遇,给家人一个安详的生活环境。

  如果不是不久前省城一家媒体的记者报道了父亲的遭遇,我们恐怕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会知道父亲如此不堪的生活,记者采访父亲时说,像你这样的情况,完全可以向政府申请一个残疾人证呀,每月都能有救济金的。父亲憨憨地说,知道,但我不想给国家添麻烦。

  记者的报道出来后,很多好心人开始向父亲伸出了援助之手,更让父亲感到高兴的是,一家医院决定帮父亲进行免费治疗,早日帮助父亲实现“能好好洗个澡”的心愿。

  我的父亲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最后,请别指责父亲看似“迂腐”的坚忍和对亲人的隐瞒,你懂得的,如果你也有一位生在乡下的善良老父亲。

  不敢老的父亲

  父亲比我大了整整50岁,老来得子,高兴得放了两大挂鞭炮,摆了10桌宴席,还开了那瓶存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

  8岁时,父亲带我去学二胡,从家到少年宫,骑自行车足足要一个小时。等我放学了,他把我送过去,晚上9点再去接我。到家时,已经10点多了,我饭没吃,功课也没做,不得不继续奋战到深夜。于是,父亲决定买一辆摩托车,这样我就能在晚上11点之前上床睡觉。我妈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能学会吗?”父亲握紧拳头,一边展示胳膊上的肌肉一边豪情万丈地说:“穆桂英53岁还挂帅出征呢,我是个大老爷们,小小摩托车还征服不了?”他胳膊上的肌肉松垮垮的,看得我一个劲儿地捂着嘴偷笑。

  我10岁时,父亲60岁,从单位光荣退休后的第二天,他就找个人多的街道,摆起了修鞋摊。收费低,活儿做得又好,常常忙得抽不出身吃饭。以前的同事闲逛到他的摊前,不解地调侃:“老黄,退休工资还不够花呀?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干这活。你这手艺什么时候学会的呀?”父亲一边抱着鞋飞针走线,一边爽朗地笑:“这么年轻就闲着,还不得闲出病来。”看着他沟壑丛生的脸,我忽然感觉有点难为情。

  我读高三那年,父亲执意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学人家搞陪读,还不辞辛苦地把修鞋摊也搬了过来。我上课时,他在家做饭;我放学时,他急匆匆出摊。饭做早了会凉,但他总是把时间掐得很准,每次我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可这样的话,他就只能饿着肚子干活,能吃饭时菜早已凉透。我帮他收摊,一个补鞋的中年妇女说:“你孙子都这么大了呀,那你干吗还这么拼命?让儿子养着就好了。”我站在旁边,脸上火烧火燎的,命令他:“以后不要再摆摊了,家里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他把脸一沉,气呼呼地说:“我还这么年轻,还能多挣点!”说这话时,他68岁,原本挺拔的腰身已经有些佝偻。

  大学时,远离家乡,我和父亲难得见上一面,所有的交流都靠一根细细的电话线维系。他总是在电话里说:“想买啥就买啥,别太寒碜,我还年轻,养得起你。”

  毕业后,我留在大城市发展,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让自己离远方的父母越来越远,连电话都打得少了。偶尔打过去,父亲还是那一套话:“家里一切都好,我这么年轻,能有什么事儿啊?在外面好好干,别瞎操心!”听他这样说,我就真的很少操心,连谈恋爱、买房子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父母的经济支援。此时的父亲已经快80岁了,我知道他已经不年轻,但是我却一直以为他至少身体健康、没病没灾。直到母亲的电话打过来,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的秘密,我一直不知道。

  父亲病了,是脑出血。他一直有高血压,常年离不开降压药。他是在鞋摊前病倒的,中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年轻人都避之不及,何况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父亲躺在床上,高大的身躯被岁月打磨得像一片瘦小的叶子,眼窝深陷,颧骨突出,头发白得如一团蓬松的棉花。而一周前,他还在电话里对我说:“我还年轻……”

  看见我,父亲想要坐起来,并努力张大干瘪的嘴,做好了展示年轻的准备,但最终,只发出极低的声音:“我一直不敢老,怕我老了,你就没有父亲帮、没有父亲疼了,可我还是老了……”

  原来,这么些年,父亲一直在用行动和语言激励自己、强逼自己时刻保持年轻状态,好给我挣足够多的钱,给我足够多的帮助,给我足够多的爱,也给我足够多的从容与坦然,让我不因有一个年迈的父亲而自卑自怜!

  而我,居然根本不懂父亲的良苦用心,竟在他夸耀自己还年轻时,曾生出一丝厌恶与不满。如今,在父亲病床前,看着老如朽木的父亲,我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关于父亲的微博]相关文章:

1.关于父亲节经典微博语录

2.2017关于父亲节微博祝福语推荐

3.男左女右(微博剧)

4.早安微博心语

5.微博助力 双线作战

6.微博改变古城生活

7.微博营销方案

8.微博的早安心语

9.父亲节经典微博语录大全

10.有关父亲节经典微博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