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充电

开到荼蘼春色尽

时间:2018-01-03 15:36:15

  下了好久的雨了,春天就应该这样,可是我的生命中早已苍白到只剩下肃杀的冬了,所以这些在人们眼中多少与生机勃勃有所牵连的春雨,在我看来也仍是充满着透彻心扉的寒冷与凄凉。细细密密的雨丝在空中串成一片,朦胧别致,这段长的雨季过后春天便也将尽了吧,因此,我格外贪恋着这残存的雨的气息,可是,这些精灵们又岂是我所能掌控的?就像有些事有些人,我终究无法洞察其中的真意,握紧的拳头中也始终只是一片刺目的空白与苍凉。

  高三那栋教学楼前的木棉花已经掉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了,挺拔的枝干衬着干净的天空,一派平静与详和。我清楚地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木棉花开得正盛,火红火红的,如同天边绚目的云霞。我和高一的那群伙伴们打这木棉花下走过,仰头所及的地方,全是欢乐,全是希望,偶尔拾起掉落在地的花苞回班与前后桌把玩一番,那被ZY强制扒开的花苞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味,变形的花朵一如我们腐朽的誓言。我不知道当你们再次从木棉花下走过的时候,是否还会忆起那一年我们携手共度的单纯无忧的时光。木棉花亦可称作英雄花,它生长在高三这里也最是恰当不过了。可我却没能像它一样寻到自己恰当的位置,就只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风中毫无目标地游荡。

  家旁围墙那端的桃花被这丰沛的雨水迷失了心智而全然掉落,已经丝毫看不出它曾经妍盛绽放的样子了。我一遍遍翻看着自己在桃花最盛时拍下的那些照片,感受着那一场直抵内心深处的花的盛宴。班驳老旧的围墙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苔,那一株桃花便是在这样一种充满江南意味的气息中静静开放的,给路过的人以一种突如其来惊喜和慰藉。Y,听说你补习了以后成绩又更好了些,我真的是很替你高兴。只可惜,你现在已经不需要姐姐了,因为你已经成长为足可以令人仰慕的男子汉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你怎样,可你无意间流露出的那种玩游戏比我要更重要的举止着实让我哀叹了许久。唉,算了,其实我早就该看透的,当我们好到已不惧任何的时候也就将迎来凋敝的这一天。12点5分,我都可以在学校的对面看到你,我也总是微笑着和妈妈说起,可是那两个简单的字却总会先在我的口中翻来覆去,说出后才惊觉似地听见自己浑浊的心情所折射出的清晰干净的嗓音,击打在这喧嚣的街道。记忆里,依旧有那样一株微笑绽放的桃花,却不解风情。

  王菲用她那空灵的声音唱到:谁又是上帝/我们在等待什么奇迹/最后剩下自己/舍不得挑剔/最后对着自己/也不大看得起/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会怀疑/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有些过往在事过境迁之后我已不愿再提起,就只好藏起来,重重叠叠地藏起来,藏进那花一般美丽的岁月,成为一枚灿烂华美的珍珠,可谁又知道那珍珠是蚌胸口永远的痛。雨中的紫荆花稀稀落落地掉了一地,也只有在那一年,它开到了夏天,见证了那些青春年少。春天,这花开荼蘼的春天总是不免沾上些许哀愁,有些事已真相大白,到头来一切都只是一场自己和自己之间的,徒劳无功的角逐,曾经的揣测已被狠狠踢翻,我连做梦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哦,这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佛家语,荼蘼是花季最后盛开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就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相见不如怀念。

  旁人正眉飞色舞地讲起了去雁石看樱花的事情,我不动声色地安静听着,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心中早已泛起了狂想的涟漪。其实,我是真的想去看一看樱花的,想看看那些轻盈灵动的粉色花朵,一阵春风吹过,满树满树的花瓣就会如同下雨一般纷纷落下,我想,那该是在梦中才会有的风景吧。只是现在,它们也早该谢了吧,我终究还是错过了这一季的花期,错过了生命中一站又一站的风景。樱花来年还会再开,但是有些人有些事,却是我站在这生命的旅程中再也寻不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