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充电

激荡三十年读后感

时间:2020-08-01 07:12:35

第一篇:激荡三十年读后感

本书作者没有用传统的教科书或历史书的方式来写作这部著作,
而是站在民间的角度,以真切而激扬的写作手法描绘了中国企业在改革开放年代走向市场、走向世界的成长、发展之路。改革开放初期汹涌的商品大潮;国营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这三种力量此消彼长、互相博弈的曲折发展;整个社会的躁动和不安……整部书稿中都体现得极为真切和实在。[1]作者用激扬的文字再现出人们在历史创造中的激情、喜悦、呐喊、苦恼和悲愤。
  作者不是将一些事件、人物孤立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他笔下的历史是可以触摸的,是可以被感知的,它充满了血肉、运动和偶然性。他把人物和事件放在一个国际和国内的政策、社会和当时的现实这样的大背景中,以整体和个别相结合的描述手法,将一部中国企业的曲折发展历程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作者在书中说:“过去的三十年是如此的辉煌,特别对于沉默了百年的中华民族,它承载了太多人的光荣与梦想,它是几乎一代人共同成长的全部记忆。”


篇二:

作者以写实的手法和犀利的风格,描绘了1993—2007年部分国企和民企在改革和崛起中的艰难历程。其中有柳传志、张瑞敏、王石、马云、吴仁宝等成功的典型,也有禹作敏、牟其中、姬长孔、沈太福等昙花一现的悲剧人物。本书采用编年体的写法,将1993年以来发生在中国大陆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大事作了全景式的描绘,其中有政府的决策,有高层领导的指示,有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更多的是企业界人士台前幕后的种种作为。许多事实经过作者生动的描写,使人们能从宏观上看出经济体制改革的艰难和民企在突围中的奋斗,无论成功与失败,都真实地映衬出中国腾飞中沉重的翅膀。作者在企业史的写作中,摒弃了从文件到概念的模式,以鲜活灵动的典型形象,以人物为主体,以事件为血肉,勾画出这一时期中国企业界的脉动,具有一种史诗般的力量。  
作者在书中说:“过去的三十年是如此的辉煌,特别对于沉默了百年的中华民族,它承载了太多人的光荣与梦想,它是几乎一代人共同成长的全部记忆。”


篇三:

英国思想家罗素曾经说:“提到过去,每个时代都承认它是事实,提到当前,每个时代都否认它是事实。”而天才的法国政治家托克维尔则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写道:“当各政党只为明天而忙碌时,我已驰想于未来。” 即将呈现在你面前的这部《激荡三十年》,正伫立在过去和当下之间,我的工作是尽一切可能进行一次清晰而可持续的描述,而很多结论则有待于后来者自己给出。
  我在这里要感谢的是,这段历史的创造者、记录者和研究者们。因为是当代史,所以我有机会接触到本书中论及的不少人,企业家如柳传志、张瑞敏、鲁冠球、王石、宗庆后、牟其中、年广久、李东生、刘永行、何伯权、黄鸿年等等,其他的企业人物和事件,我则从一些观察者那里获得了第一手的资讯。我之前的同事童宝根是步鑫生的最早报道人,胡宏伟和新望分别是温州模式和苏南模式的研究权威,我的大学同学秦朔以及新华社前同事、策划人王志纲是珠江三角洲最优秀的观察家,王安、童牧野对中国股市的描述给我很多的素材和启发。此外,与我同为蓝狮子发起人之一的刘韧对中关村的追踪、胡泳对海尔的研究让我得益匪浅,我的朋友何力、蒋耀波、许知远、覃里雯、赵晓对中国的考察总令我耳目一新。凌志军著述的《交锋》、《沉浮》一直是我写作的重要参考书。此外,陈惠湘、迟宇宙、唐立久、王云帆、何志毛、陆新之、程东升、袁卫东对联想、德隆、科龙、万科、华为及柯达公司的长期跟踪和著述,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曾有机会向已经过世的费孝通先生求教关于中国乡村建设的问题,他的谦和与风范让人难忘。
  正如我在前言中所提及的,本书的创作动议是我在哈佛大学当访问学者时萌生的,我要感谢肯尼迪政府学院对我的邀请,感谢燕京学社社长杜维明教授接受我的访问。我还要感谢未曾谋面的傅高义(EzraF.Vogel)教授和黄亚生教授,他们对中国问题的深入研究给予我启迪。
  我要感谢本书两位最主要的直接参与者,郑作时和朱琳。作时是《希望永行:刘永行传》、《阿里巴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两书的作者,此次为协助我创作企业史,他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也放弃了很多的机会。在华东师范大学就读历史学硕士的朱琳是检索的真正高手,英文与中文一样精通的她负责国内若干报刊、全部国际刊物和专题的查询整理工作。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每两周碰面一次,讨论相关的主题,然后又分散到各自的工作中。每次会前,我总是坐在书桌前,双手轻抚键盘,眼望远方,像一个磨刀霍霍的战士等待另外两个战士的到来。
  为本书的创作,我们尽可能多地查阅了重要的国内外报刊和相关书籍,我要感谢所有报道的写作者。


篇四:

有一天,我在家翻爸妈的抽屉时,发现里面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壹市斤”几个字。我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东西啊?”爸爸接过去看了一下说:“这是粮票,以前用来买粮食的必需品。”我奇怪地问:“那现在怎么不用了呢?”“因为现在东西多了,不需要国家分配,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所以就用不到粮票了。”
我还是不明白,粮票的用处到底有多大。爸爸这时停下手上的活,耐心地跟我解释:“以前农村地少,不仅粮食产量低,而且卖米的地方也少,只有粮站可以销售。国家为了合理地分配这些粮食,就发行了粮票,用来限定每个人的用量,不能超支。但现在不同了,自从土地承包以来,农民的积极性高了,特别是现在,种粮食还有补帖,大家都在想办法提高粮食产量。你看,粮食一多,大家想买多少就买多少。还有你看,现在大街小巷都有米店,也很方便。就不需要粮票了。”
我一听,觉得很有道理。记得妈妈曾对我说过,她读书时,只有逢年过节或有客人在家时才能吃到鱼、肉。现在我们的餐桌上不仅天天有荤菜,还有牛奶及各种各样、四季不断的新鲜水果。这种变化可真大啊!


篇五:

爸爸,妈妈跟我说过,以前中国是一个很贫穷的国家,那时候没有像现在那么多的工厂和商店,很多人都没有漂亮的衣服和裤子穿,都穿着破破烂烂的。在那个时代,因为物资大量缺乏,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好东西。后来因为我们大家团结一致,为中国创造了一个有一个奇迹。爸爸还跟我说:“中国还有特区呢!”我大吃一惊,问道:“哪里是特区?”爸爸笑着说:“我不是给你买了一本《改革开放三十年》吗?你自己去那本书里找吧,没有我再告诉你。”我听了爸爸的话,迫不及待地跑进房间里,翻开了这本《改革开放三十年》一看,啊!果然有,平时不爱动脑筋的我一下子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专心致志地看了起来。原来,中国的特区是,深圳、厦门、海南!我兴奋不已,马上跑过去,告诉了爸爸,爸爸也高兴地笑了。 
  这本书里,内容还不止这些呢!有写以前是什么样子的,然后现在就不一样了,想买什么就有什么,不像以前什么都没有;还有现在农业税等好多要交的税都取消了,全国人民特别是农民都很高兴;有一个五十四岁的王老汉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菜合子,虽说菜合子是韭菜粉条馅的,没有肉,但王老汉吃的比任何时候都香。他说:“我家里三口人,四亩地,每年收入四千元,|||年底赶上母亲生病,我花了一千多元,生活一下子就紧张了,按规定,一年还要缴纳四百多元的农业税,生活一下子就困难了。现在不用交农业税了,还有补贴,这真是太好了!免了这四百多元不是小数,挺管事。”说完,王老汉开心地笑了;有写安徽的凤阳县小岗的奇遇,是这样的:1979年,凤阳地区遭受了严重的旱灾。但因为农民们团结一致,全力抗旱,赢得了意外的丰收。这一年,过去一直吃国家救济粮的小岗村,头一次向国家交售粮食4万多斤。小岗村的做法很快在凤阳县传开了。
到1980年,凤阳县几乎所有的村庄都实行了“大包干”。“大包干”带来了大丰收,当年全县农民交足了公粮,留足了口粮,还卖了大批余粮…
这本书里的故事说也说不尽,因为内容太丰富了,这就是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我还听说,以前的证劵交易非常的稚嫩、弱小。但是经过大家的努力,变成了现在的风华正茂,总市值、成交总额、融资规模均已进入世界前列,不仅在全球新兴市场中独领风骚,与国际成熟市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这就是上海证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