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法规

伤感散文忆父亲

时间:2018-01-02 14:14:49

  忆父亲

  在我幼小的记忆中,父亲这个称号,用亲切、陌生、畏惧来形容最为妥帖。父亲在距离老家五百多公里的省电台工作,一年只能回家一次,住上十天半月。常常是和我们姊妹几个之间的距离尚未拉近,就又匆匆离开了。因和父亲之间的生疏,在饭桌上的我不敢动用筷子,饭也是吃不饱就撒腿跑了。父亲也许不得而知,我们姊妹几个的幼小时期,从不敢在父亲面前大声说话,时常羡慕别人家的孩子依偎在父亲的胸前撒娇撒欢。所以,我儿时对父亲的印象:“父亲是客”。和父亲之间的生疏,不等于父亲不爱我们。记得,父亲在省城用各色毛线,给我们几个孩子编织花样不一新颖别致的毛线帽子。这在当时的农村,既时髦又奢侈,我们几个洋娃娃似得,招摇又开心,洋洋得意的合不上嘴巴。

  我入学后,一至三年级,对父亲没有特殊的记忆。升入四年级时,父亲给我班主任老师寄来好几本诗歌书籍,有红旗歌谣,新民歌三百首、一百首等等。每个星期让老师监督我背会几首。因此,我会背诗的名字,在其他学校广为其传。由此可见,在父亲当时不同方式教育下产生的效果。不难看出父亲对我的期望值有多高。当时,多种因素造成我未能参加高考。这成为我终生的遗憾,也成为我父亲一生中几次提过的憾事之一。可以告慰父亲的是,我虽然学术无成,不懂的平平仄仄,但我喜欢诗词歌赋,有时还能胡诌几句。你平时让我看老干部出版的书籍,凡是诗词之类,我都百看无疑受益匪浅。我小时朗朗上口的诗歌,现在还能背出好几首。仅此一点,也和你功不可没的早期教育是分不开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化,我稍有点懂事了,父亲几次曾到学校和老师座谈,了解我的学习状况。这时,我才感到我有一位令我骄傲的爸爸!

  文革后期,父亲利用在家休息的间隙,亲自拉土打土坯,为我们家拆旧房建新房做准备。辛勤努力的付出,由父亲规划设计的三间北房两间东房拔地而起。我家农院旧貌换新颜。父亲要去上班工作,我跟在父亲身后默默无语送至村外。望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身影。我双眼模糊泪水夺眶而出。我看到父亲的艰辛,这时的我已经深深体会到和父亲之间的血缘之亲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父亲有幸享受到国家的优惠政策,农转非,全家迁居城市。家,团聚了,从而也结束了和父亲分居二十多年的两地生活。父亲无论做什么都很有条理,留给后代的只有学习的成分,没有挑剔的机会。父亲一生酷爱学习爱好广泛,一生中的工作经历,几乎都是和文字打交道,敏捷的思维犀利洒脱的文笔,总是让人百看不厌。

  父亲一生中,职位变化很多。最早担任中学教师,也在文教局工作。父亲的学生早已是桃李满天下。有清华毕业生,有中组部倡导学习的焦裕禄式模范干部等等。他们师生之间关系几十年如一日联系不断,经常来家看望父亲。由此,我想到老家的一位老先生,他曾是父亲的小学老师,父亲每次回家准会带上礼物去拜访。父亲一生刚正不阿,从不助长收礼送礼之风,然而,历年来父亲总是为看望他的老师而破例先行。身先士卒善始善终是父亲的行动准则,父亲一生所准求和所做到的可以用完美二字不为夸张。

  父亲常给人说起,他在家里是活泼不足严肃有余。尽管如此,我最乐意和父亲长谈。七九年我在外地工作时,父亲曾写给我语重心长的一封信。我如获至宝,迄今34年了我依然珍藏着。和父亲谈话很有收获,由国家大事到家庭琐事无所不谈。能和父亲敞开心扉,能听到父亲谆谆教诲;能在谈话中学到知识;能看到父亲做人的标准。

  父亲又说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父亲的朋友很多,有参加工作时期交往六十年之久的同窗好友,有文化事业上同心同德难觅的知音。三兼堂里他们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交流读书心得推荐好书文献,同为国家担忧共贺繁荣灿烂。“布衣暖,菜根香。淡茶旧沙发,圆枕硬板床。夜晚且与周公会,白昼再拜孔老庄。斗室雅,良朋广。会友聚贤斋,品书三兼堂。离别常思管与鲍,相见畅论扁彭黄”。父亲的一首养生图,正是父亲心灵深处最高境界的真实写照。

  父亲一生谨小慎微,工作扎实作风过硬。上要对起党下要对起民,这是一台天平的砝码在心中衡量。但,父亲也和常人一样,也曾遭人诬陷和委屈。在任职期间,一位书法界名人,因报销手续违规,被父亲批评后记恨在心,搜集材料状告父亲。父亲得知后,一句心底无私天地宽一笑了之。地委调查组得出的结论是:查出了一位清正廉洁的好书记,一位名副其实的大好人。调查工作结束,父亲的工作由展览馆荣调地委宣传部任命宣传科科长。

  九十年代后期,父亲工作再由地区蒲剧院院长,调任地区文化局任副局长职务。此时的父亲已接近退休的年龄。为培养年青一代的新生力量,父亲退居二线。也有领导推荐父亲到其他单位任职,父亲一一谢绝。知足常乐是父亲的口头禅。期间,文化局曾分给父亲一套集资房,楼层好地理位置好。当时父亲是在地委家属院不足七十平米的房间居住。当文化局领导电话征求父亲意见时,父亲毫不犹豫把房子退掉了。父亲认为有房住就行了,不必向国家再伸手。说实在话,我和妹妹还寄人篱下未曾有房。这就是我的父亲光明磊落无私无畏,胸襟坦荡刚正不阿。

  退休后的父亲,乐观向上心态平和。读书看报写文章,养生养花练字忙。诗歌日记多样化,朋情好友论天下。进入古稀之年,父亲的身体依然强健,腰板笔挺快步稳健,思维敏捷干练果断。世人谈病变色的几大病症,父亲除了血压有点高外,其它指标均属正常范畴。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我母亲突发脑溢血神志昏迷住进医院。虽几经抢救,母亲大脑受到损伤,影响到语言和肢体部分,终身需要人侍奉。从此,父亲放下所有爱好,全身心投入到照顾母亲生活起居之中。说起父亲对母亲的照料,是出了名的好。别说是保姆照料,就我们儿女的侍奉,父亲都不放心,一切都是亲力亲为。母亲的一切生活安排成为父亲的必修课。从早到晚日月轮回整十年。在父亲细心特殊的照料下,母亲容光焕发精神百倍。在这漫长的十年中,母亲就连一般人的感冒发烧仅有数的几次。每天定时为母亲三次量血压,母亲的血压被控制的就医生都感到惊讶,具体的用药时间和用药量,父亲了无指掌。无论是傍晚凌晨三更半,只要听到母亲轻咳一声或是稍微的动静,父亲都会到房间嘘寒问暖倒水擦汗。父亲处处都在节俭自己,付出的却是超乎常人般的能量。我们也曾和父亲无数次的交流,非但无济于事,还会得到父亲的训斥。孝顺就是要顺着我就好。这是父亲常说的一句话。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二零一三年伊始,父亲的身体有所变化,很明显感到力不从心,记忆力直线下降。但,丝毫没有察觉到父亲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六月十七日中午,父亲在吃饭时突然说了句:“你们吃吧我走了,我上班去啦”。殊不知,这是父亲在向母亲告别,父亲是在向这丰富多彩的花花世界做最后的诀别!

  父亲走了,上班去了。父亲啊!你的这个班如此令人心碎令人痛悲!漫漫十万里,遥遥无归期。驾鹤西游无回首,痛彻思念人!

  回来吧,父亲!我患病的母亲翘首期盼望眼欲穿等着你归!

  回来吧,父亲!你的朋友们仍想和你相聚在三兼堂评书品味!

  回来吧,你还是回来吧!我的老爸呀!你的儿女孙辈们多想聆听你的教诲哪怕是一声深深的责备!

  父亲啊,你的离去让我感到恐惧愕然,让人痛彻心扉撕心裂胆。生命的脆弱如此决断?瞬间,阴阳相隔两重天。瞬间,让我失去了教育我六十年父亲这个伟大的名字将定格成为永远!永远!永远!

  父亲啊!在你的病榻前,我们姊妹几个刚做好了长期安排,分班轮流照护你。你却毅然决然不留给我们一丁点侍奉你的机会和时间。父亲啊,你是否又在担心只怕累着我们?!你留下的遗言同样是震撼着人心!这如何能不让你的儿女们如此心碎!

  在你微笑慈祥的遗像前,你的亲朋好友在缅怀你。哪位曾经伤害过你的书法界名人给你送来的挽联上写着:八十殷勤自公论,一世清明照后人。他站在你的遗像前含着眼泪说了句:唉,是老哥呀!这是他从心底发出对你的愧疚和懊悔。

  父亲啊,你走了,你累了,你需要安安静静的休息。天堂欢迎你这位慈祥善良忠诚可亲的好人!魑魅魍魉给你让路,阎王判官捧你为宾。父亲呀,在天堂你要好好休息珍爱自己,千万切记不要那么劳累和艰辛。

  父亲啊,在我们这个寻常人家里,你诸多不寻常的故事尤为珍贵倍为珍惜。你留给我们的精神传家宝是我们永远的记忆!美德传颂世代永存!

  安息吧,伟大的父亲!至亲至爱的慈父!

  20xx年6月18日8点10分草写于父亲离世五十天以示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