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社交

职业生涯 转换带来的启示

时间:2017-10-22 08:45:17

  对于最近在找工作的人来说,现今社会已不流行从一而终地待在同一家公司,或是期待能在一个定位明确的领域里工作。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迫于所需,许多人已经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的职业生涯走向。这项任务并不容易,但我深信,对于当今快速发展的企业来说,经过这一思考过程所创造的混合的心态与专业知识,显得格外难能可贵。

  惠特尼-约翰逊(Whitney Johnson)在她发表于《哈佛商业评论》上的《颠覆自我》一文(全文详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2年7、8月合刊)里,讨论我们如何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里,运用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M. Christensen)的颠覆式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理论,来为转换工作跑道做好准备。我自己的工作历程就像惠特尼的文章里所描述的一样,相当不寻常,而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发现当我的求学及工作都以当设计师为目标时,自己真正的长处──做研究──被埋没了。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以后想做什么:当一名设计师。我开始动手设计车子。这兴趣对一般小男生来说很正常,但我却以很超龄的方式展现自己的兴趣: 我不只是画画设计草图,我还做了一些很严谨的研究。我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钻进一辆车子里的机会,我会测量内装的每一处细节,连轮胎钢圈的直径和厚度都不放过。我九岁的时候已经拿着板子夹着自己设计的问卷,到处找身边的大人做访问,好了解他们想要一辆怎样的车子(例如,我的奶奶想要在仪表板上有一个够大够深的凹槽,用来放她的大包包)。

  然而,在我逐步走向设计师这条路(且进一步扩展了我的设计领域,开始设计车子以外的其他产品)时,我忽略自己的研究直觉,开始把重点放在其他人认为比较重要的环节:美观、制造方法、技术。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升阳电脑(Sun Microsystems)的设计师,我是在工作了好几年以后,才又有机会做一些深入的顾客研究。我很感谢升阳电脑扁平的企业组织特性、相互合作的公司文化,让我得以以新进员工的身分参加和顾客的会谈,以了解他们未来的需求;我也参与了使用度测试,评估我们的IT技术职员如何驾驭大型的服务器。

  这些经验让我大胆预测,使用者研究在未来会成为产品设计的重心,而这类型研究在当时最主要都由专业人士所承揽。我的新想法促成了第一次的自我颠覆:我离开在升阳的高薪工作,放手一搏跑去芝加哥大学修一个新创立、前途未知的跨学科硕士学位,让我有机会把社会科学应用到设计领域里。

  我一向以来习惯以每四到五年为单位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套用惠特尼所言,我观察潮流的趋势、思索自己兴趣之所在,以此发展因应策略。不过,一些突发事件仍会决定策略能不能成功。幸运的是, 我这个想要结合社会科学和设计的赌注,有了正面的回报,也因为其他志同道合者的推波助澜,这个混合方法在广义的设计领域中,成效已逐渐浮现。

  不过,积累创新、不寻常的专业知识也可能造成问题。我是在拿到硕士学位后、要开始找工作时领悟到这一点。面试我的雇主往往不知道要拿我怎么办;他们要找的要么是个设计师、要么就是研究者。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雇用像我这类两边训练各半的人。直至今日,情况仍是如此,雇主想知道该把我们放在什么位置。你没办法做合乎所有人需求的所有事,而且如果你尝试想要这么做,你的可信赖度会大打折扣。

  我伫立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必须要在传统的设计和使用者研究之间做一个抉择。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不知道未来的四年五年,自己会身在何处。

  我选择了研究。这并非一个容易的决定。毕竟当个设计师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且走使用者研究路线的人能在就业市场里找到怎样的工作,仍是浑沌不明。尽管转型的前期痛苦万分,但我也逐渐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设计不只并非我最首要的兴趣,我的才华也并不在这一块。

  尽管这条追求非传统、混合型的职业生涯,有些冒险,但它不仅对个人来说会是获益最多的选择,即使雇主们一开始无法体会,这类型人才将会是最不可多得的。今日,企业总要面对许多既复杂又模糊不清的问题,而光靠单方面的专业智识,已无法处理这些难题;唯有仰赖跨领域、非传统角度看待问题,才能够把原先那些看似无关连的观察和方法串联起来,以解决问题。

  有跨领域背景的人已习于充当不同专业间的沟通桥梁,他们擅用跳出传统窠臼的方式观想问题,这也使得他们特别适合来处理此类型的挑战。用令人耳目一新的方式找到事物间的连接点是他们的长处,而对于那些本身正在转型、处于颠覆式创新期的企业来说,这正是不可或缺的技能。

  企业体的真面目,就是一波接着一波的自我颠覆再创新,而自我颠覆是一个永不间断的历程。原因由其实是相同的──我们所身处的世界,本身就是既动态又难以预料,所以我们必须要去适应它。秘诀在于把任何非预期发生的事,当成学习成长的教材。

  如果你已经选择了一条非传统的职业生涯,你要对一同奋斗的伙伴们提供哪些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