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头条

爱情小说:父亲

时间:2018-01-02 22:34:41

  30年了,30年了呀,小林,今天我来看看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也来看你。还有你的哥哥,现在是我的丈夫,也来看你了。

  小花跪在丈夫的坟墓前,双手抚摸着墓碑,哭得死去活来。

  30年前,小林从部队回家探亲,在母亲的催促下,与村里的小花草草结婚了。结婚的第二天,小林就接到部队发来的电报,火速归队,有紧急任务。小林没有半点迟疑,买了火车票,吻别新婚妻子,仿佛生离死别,迅速回到了部队。

  紧张的临战训练,把小林头脑里的新婚喜庆日子冲淡了。临战训练期间和作战期间部队一切通信都被封锁了。每到夜里,小林都睡不着,想起小花,要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哥哥也是一个痴呆的人。一家人就靠小花支撑着,想着想着小林的眼睛就溢满了泪水。

  一声令下,部队开拔老山前线。小林是连队的班长。班长必须带领大家完成连队交给班上的战斗任务。战友们都交了血书在连部,小林也交了遗书在连部。人在阵地在,人与阵地共存亡。

  在主攻老山53号高地的时候,正面主攻连队受阻,一发发冒着火花的子弹,压得战友们抬不起头来。离攻占主峰的时间不多了,班长命令战士小王从左前方迂回过去,用重机枪牵制敌人的重机枪。小林跃进,匍匐,滚进,一串冲锋枪连发子弹,打中了敌人的重机枪射手,枪声哑了。主攻班发起了猛烈的攻击。5分钟之后占领了老山主峰。就在占领主峰的时候,战士们遭遇了敌人的一阵炮击,班长小林指挥战士们躲炮,不幸被敌人的一发炮弹击中,光荣牺牲了。

  小花知道小林牺牲的消息是在老山战斗结束3个月之后。那天她在邮局收到小林生前连队寄回家的遗物,有小林的立功喜报,有三等功军功章,有小林的军装,还有那封带血的遗书。

  小林,你就这样走了,你不管我了,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你也不管了,我还没来得急告诉你呀,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我在心里想,等孩子出生了,我带着孩子来看你。哪里知道,你一点停留的时间都不给我,你就离开了我,我今后该怎么呀?

  小花哭了几天几夜,眼睛都哭肿了。父母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来父母与小花商量,小花你改嫁吧,我们不怪你,你还年轻,要考虑自己今后的生活。

  小花说,爸爸妈妈,你们就是打我走骂我走,我也不走,我走了,你们怎么办?还有哥哥怎么办?在村里媒人的戳和下,小花很快就和哥哥结婚了。村里的妇女都叫小花为军嫂。

  不久,女儿出生了。大家都以为这个女儿是哥哥的女儿。只有小花自己清楚。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小花插秧打谷,犁田耙牛,担灰挑粪,样样不比男人差。小花还要照顾多病年迈的父母双亲,端屎端尿,缝补洗浆,看病吃药,等等都是小花一个人料理。只是自己这双手已经不是女人的手了,已经粗糙得无法形容了。

  每到夜晚,和哥哥丈夫在一起,那双粗糙的手抚摸着男人的身躯,感觉就是一把镰刀,在麦田里收割麦子,在稻田里收割谷子。哥哥丈夫泪流满面,只在心里诉说,都是我没有用,这一辈子委屈了小花。小花说,老公你不要责怪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有我在呢,这个家一定会好起来。

  女儿渐渐长大,女儿还是喊哥哥丈夫为父亲。父亲对女儿疼爱有加,只是在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父亲想了很多次想告诉女儿真相,我不是真正的父亲,你真正的父亲在老山战斗中牺牲了,他都没有办法开口。

  老山战斗胜利30周年纪念日。战友们组织了烈士家人亲戚前往麻栗坡烈士陵园祭拜自己的亲人。小花和女儿,哥哥丈夫与战友们一同来到了烈士陵园。

  小花指着墓碑上的名字,叫女儿喊爸爸,这个才是你真正的父亲。

  女儿已经有20岁了,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来麻栗坡烈士陵园前一天,女儿才看过父亲的照片,听过母亲讲起父亲的模样。女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女儿还是抚摸着父亲的墓碑,泪流满面。

  女儿看看身边的父亲,看看坟墓里死去的父亲,怎么会有两个父亲?女儿已经哭得死去活来了,痛苦一阵阵涌上心头。

  小花烧着纸钱,一张一张放在火堆里,泪水止不住滴落在纸钱上,小花仿佛看见了丈夫的脸,仿佛听见小林在说,小花,谢谢你来看看我,你辛苦了,你一个人承担了家庭的重担,谢谢你......

  女儿跪在父亲的坟墓前,大声喊了几声:爸爸,爸爸,爸爸......我们来看你来了。

  这种声音在滇南的大山里,在麻栗坡烈士陵园里,久久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