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业规划

大学毕业这两年

时间:2018-06-07 13:58:23

  “当我们疲倦时,我们就会受到早已征服的想法的袭击。”尼采这名字来自网易的一个专题,一看到突然就好像一面镜子照到自己,算是某种文字与心境的共鸣,点开以后看见一个辛苦却悲凉的创业故事,关于一个贵大的毕业生,一家小饭馆的开张和衰落,一点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一种苍白的妥协的收结。

  所谓现实的苍白与平淡往往是靠得太近去看的结果,如果拉远一点从更宏观的面去看待现实,往往会逐渐变成戏剧化的起伏不定,其中有各种各样人生难免的波折,每一种波折都伴着一种情绪,向下的时候,或许无望,或许坚强,向上的时候,或许激昂,或许茫然,而每一种情绪,并不意味着一种结果。大多人的人生都被画上一个啼笑皆非的句号,一点也不滑稽。

  毕业的两年,经历过的人都觉得是很短的时间,完全不像过去读书时候感觉那么漫长,不经意就过去了,根本不用数日子,但这么短的时间,却足够一个人看清楚属于人生的兴衰荣辱,也足够每一个人明白,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每一件的无奈,尤其是成长。

  年轻的时候,本应当意气风发,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留下属于这个年纪自由和热烈的记忆,如今似乎满地黄花堆积,一身憔悴,总是觉得不能逞心如意的太多,害怕与人比较,害怕予人承诺,除了早前不懂事那些年,便总是过着目标明确的生活,看人家拍《死亡诗社》,看人家拍《三个傻瓜》,不知道除了欢乐、感动和欣羡以外,还有什么样的东西沉了下去,想伸手捞回来,却只是把时间搅得浑浊。

  在还来不及往回看的时候,就突然意识到,自从开始独自面对社会,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两年前同学们的网络签名都还充满着对陌生的憧憬,现在已逐渐多了自己公司和产品的宣传语,无论主动被动,总归是在时光中慢慢消解了。

  在这份消解里面,每天都能听到不同人不同的抱怨,陷在各种不满意中挣扎,挣扎的更多是现实的压力,被时代强压的责任。一年以前我还不屑地看待每天都在谈论房子车子存款的人,现在更多的是理解,在这个社会大家太需要一份安全感,需要有一些稳定的东西来填补对未来的彷徨和失落,有些东西,在这个社会呆的时间太短,或者涉足太浅,还是无法理解的。房子这种事情,远远不是一个我不在乎或者经济不经济可以衡量,特别当要考虑到家庭或者未来的时候,会发现还是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可以完全凭自己的想象打造得如此温暖,而不是必须不断去适应一个又一个租来的小空间,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耽于享乐。

  尤其是当一个人用了两年还是没能摆脱每月月光的日子,要小心翼翼分配自己的收入,就会越觉得安定靠谱的可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句很通俗也很现实的话,对此抱有怀疑的人,可以尝试去过一下如马克思当年的生活,你会很能理解他有这些想法,哪怕你心里明白有些东西并非如此。

  然后最可怕的是,人就沉陷在这样的想法里面,梦想什么的,就开始慢慢挥发了,慢慢暗淡成了城市里匆匆的背影,然后还要可怕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并不自知。

  于是明白了梦想有两种姿态,一个是默默憧憬,一个是默默舔舐,宛如生命的创伤。

  自己用哪种姿态,别人是干涉不来的,有时候连自己也控制不了,所以没有必要埋怨他人无法用你的方式去思考,在这样一个社会,谁都是同谋者。

  今天和别人说起职业发展,我说现在遇到职业的瓶颈,却找不到可以当导师的人,许多人嘴上说得漂亮,但是在为人处事上却难以恭维,自然不会有什么营养价值,希望找的是有阅历、睿智、温暖、真诚的人,却一样都没找到……而想要这样的导师,也是为了想成为这样的人。

  就好像曾经给别人说,如果改变不了世界,就做最美好的自己。在任何情况下,自暴自弃都不该被原谅。

  原来大学里看过两部电影对我印象十分深刻,一部是美国的《奔腾年代》,一部是韩国的《春夏秋冬又一春》,是两部类型风格乃至内涵都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电影,却正好占了某一天学校电影院的上下场,前一部关于该怎么做,后一部关于该怎么想,一动一静,如果落寞,会有巨大的安慰。

  大学毕业刚好两年,是应该迷惘一下了,看得太多,走得太快,恐怕失了方向,就想静下来试一下,在眼睛看不到的时候,用哪一种微笑,可以聆听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