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业规划

公务员工资改革方案最新消息:增加了养老扣除项

时间:2018-04-28 20:55:29

  公务员工资改革最新消息:事业单位工资条增加了养老金扣除项

  “工作了20多年,工资条上头次多了一个‘养老金’的扣除项。”9月10日,就职于某血液中心的王女士拿着刚发不久的工资条告诉记者,早就听说事业单位要缴纳养老保险,但一直未有什么动静。如今,工资条中虽然多了这么一项,但戏剧化的是,对应的金额却为零。

  也就是说,该事业单位的工资条结构虽有调整,但养老金并未开始扣除。不过,王女士通过其财务部门了解到,这种调整确实在为后期缴纳养老金做准备,而且为时不远。

  “治大国如烹小鲜,这仅是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小步快跑前的一个动作,先行单位的占比不会太大,同时任何一家事业单位都不会借着进入社保的机会减少员工收入。”9月11日,一接近人社部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改革近三年内暂不会大面积推进。

  工资先涨后缴?

  作为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工作之一,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改革一直备受关注。

  7月1日,《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内容除了明确事业单位将纳入社保体系外,同时提出的还有“建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而这也被众多专家解读为是事业单位即将涨薪的信号。虽然该说法一度被相关部门否定,但如果为了纳入社保而变相降低基层事业单位人员的工资,似乎也并非是改革的初衷。

  “如果总体收入没有太多减少的前提下,扣不扣养老金对我们的影响也不是很大。”王女士向记者表示,他们的工资主要分工资和奖金两部分,从这月开始,工资部分虽然没有太多变化,但奖金部分涨了几百块钱,并且从年初开始进行了补发,即便开始扣除养老金,员工似乎也没有最初听到消息时那么抵触了。

  记者采访获悉,在此之前,很多事业单位员工的收入已多年未涨。

  “如果要缴纳养老保险,一定会先涨后缴,从原有工资里扣除是不可行的,但如果涨的恰恰是需要扣除的那部分,职工本人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实惠但也不痛不痒。”9月11日,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至于涨多少、如何涨需要建立科学合理的绩效考核、考评制度和机制,这些机制要能反映出不同类型、不同领域、不同收入来源事业单位的具体情况。

  据记者了解,已将“养老金”扣除项单独列出的事业单位并不多,医院、学校等事业单位人员占比最大的这部分单位尚未有相应的动作,而血液中心等有望先行的事业单位恰恰属于财政差额拨款的那部分。同时有专家估计,教育、卫生机构和农技服务从业人员,共占到中国事业单位人数的四分之三。其中,医疗卫生机构属于差额拨款类型,教育系统属于全额拨款事业单位,而单单就教育人员数量就已达事业单位总数的一半左右,也就是说,工资一旦有所上涨,至少有一半事业单位人员将会有所涉及。

  “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的重心原本就是要提高基层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待遇,这与养老改革并不矛盾,而先涨后缴‘涨’的这部分资金来源也分两种情况,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是由财政拨款,差额和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中,前者有部分财政拨款,后者完全是单位自己挣的钱。”上述接近人社部人士强调,任何改革都需要先投石问路,改革全面展开尚需时日。

公务员工资改革方案最新消息2014

公务员工资改革方案有望10月出台

2014年公务员工资改革方案最新消息

公务员工资改革方案最新消息:不同城市公务员月薪

  财政短期压力依旧

  众所周知,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制度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制度的公平性、缓解财政压力,但先涨后缴,从表面来看似乎恰恰增加了财政负担。

  “简单来看,财政的压力不光没减反而增加了,但从长远来看,从退休后的费用来看,财政负担是逐渐减轻的趋势。”上述接近人社部人士同时强调,除了关注财政压力外,最需要关注的是事业单位养老制度一旦改革,对未来整体养老金的平衡以及整个体制公平的影响,这才是此次改革的根本所在。

  记者从财政部公布的2013年全国社保基金预算来看:2013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18791亿元,其中财政补贴收入2669亿元,而支出达到16460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相应的财政补贴,养老保险当期会有近千亿的缺口。

  与之相对应的数据则是机关事业单位一旦实施养老金改革,所缴纳的额度即便不能直接作为补充养老金缺口的资金来源,但对于养老金整体的平衡作用依然不可小觑。

  根据人保部数据,中国目前有近千万公务员(包括参照公务员管理的群团机关)、3100多万事业单位人员;这其中,除了部分事业单位人员通过改革参加了养老保险外,其余全部属于财政拨款范畴。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数据,2012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6769元,相当于3900元/月/人。

  以此数据作为依据粗略统计:3900元×28%(个人应缴比例+单位应缴比例)×12个月×4100万人=5372.6亿元,其中,单单公务员的缴纳额度就可高达1310亿元。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实行统一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从制度和机制上化解“双轨制”的矛盾,也就是说改革的目的是“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和企业并轨”,而非“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标准和企业并轨”。

  “此类改革不是钱的问题,财政也确实不差那点钱,而体制的改革恰恰是涉及人才流动、人才竞争上岗、激励机制等一系列的问题。”上述接近人社部人士强调。

  “上半年养老金改革的步伐已经非常大,下半年应是进一步巩固上面的改革而不会再有大的动作出现,比如,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的可操作细则应会出台,但基于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尚未完成以及事业单位涉及人员较多等因素影响,此改革的推行难度会比较大。”9月11日,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就目前来看,他们的工资结构尚未有任何变化。

  养老金并轨大事记

  ●1986年

  国务院下发多个文件改革劳动制度,其中即包括建立和推行养老保险制度,但主要是解决下岗企业职工的保障问题,和机关、事业单位无关。

  ●1992年

  时任人事部副部长的程连昌指出,要尽快建立和推行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把养老保险费用从财政预算中分离出来。

  ●1995年

  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通知》,正式确定企业职工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养老保险模式,机关和事业单位则依旧由国家财政完全拨付。

  ●2000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曾把“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改革”写进政策方案,但未被采纳。

  ●2003年

  十六届三中全会报告提出“积极探索机关和事业单位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此后养老金并轨成为社会热门话题。

  ●2007年

  国务院出台《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方案》,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5省市先期开展试点。

  ●2013年

  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被写进其中。

  ●2014年

  在全国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改革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被列入2014年工作重点。

  谈国企薪酬改革: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从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到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不到两周,《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和《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即获审议通过。速度之快超乎想象,突破之深前所未有。

  “高管干一天,柜员干仨月”。国企高管薪酬近年来屡遭吐槽。对国企高管薪酬制度纠偏,牵一发动全身,正如专家所言,将在现有制度和格局上撕开一个口子。

  进入2014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啃硬骨头涉险滩,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不惧深层次利益调整,力克利益壁垒,已是改革新常态。

  改革,不能只摸石头却不过河,须动真碰硬

  改革从来不是浪漫主义的锦上绣花。过去,改革是绝大多数人能从中受益;现在,改革是利益增进和利益调整并存,两难情况越来越多。

  “几何公理要是触犯了人们的利益,那也一定会遭到反驳”,进入深水区,固化利益暗流涌动,利益孤岛星罗棋布,推进改革的敏感程度、复杂程度、艰巨程度,丝毫不亚于改革之初。

  “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难以推进,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法定目标难以实现,难就难在现行体制下既得利益群体和机会优先地区不愿深化改革。”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一针见血。

  问题倒逼,改革再难也要向前推进!中国共产党人,正以壮士断腕、背水一战的气概,以党性与血性,铁肩担当,勇毅笃行。

  从中央到省市,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了: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强有力的领导“中枢”,甫一亮相就赢来一片点赞:“全面深化改革,单靠某一个或某几个部门力不从心”“防止部门利益和权力干扰导致选择性改革、象征性执行”……

  倒计时启动了:距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的截止时间,只有7年。明确的时间表,自我加压,不留后路:设定改革最后的边界和底线,就是摒弃固守局部利益、既得利益,严防阻挠、虚化、拖延改革。

  改革,不能只改别人不改自己,须自我革命

  在天津滨海新区,过去18个办事部门的216项审批职责,如今一颗印章全敲定,18个部门、400多名干部与审批权说再见。

  清权、减权、制权,一年多来,作为政府自我革命的先手棋,简政放权大刀阔斧,进度超出预期。

  审批改革直接涉及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改手中的权,去部门的利,断自己的腕,是痛苦的博弈。放小不放大、放虚不放实、放责不放权……“在深化改革问题上,一些思想观念障碍往往来自体制内”,审批迷恋依然难绝。

  “7个月,23次常务会议,18次提到简政放权”——敏感的媒体梳理解读国务院常务会议,嗅出了改革者言必行、行必果的决心与作风。

  反腐没有禁区,“老虎”“苍蝇”一起打;国企民企没有老大老二之分,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领域向社会资本开放……面对改革者时不我待的历史主动、自外于既得利益的政治担当,有“体制内者”感慨:不能指望靠维护现状来维护既得利益,更不能借改革谋求不义之羹、不当之利。

  改革,不能只有阵痛没有红利,须公平公正

  “不能寒门难出贵子!”考试招生新政切中肯綮,将形成保障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长效机制。

  “不能一纸户口之别而待遇相差几十项!”户籍制度改革祭出撒手锏,直指几十年来城乡分割的户籍壁垒,逐步实现城乡居民平等享有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待遇。

  从群众最期盼的领域改起,开局之年开出的改革清单,更加注重权力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使所有人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应有利益。

  “我奋斗了18年,才能与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在成功做大社会财富蛋糕的今天,追求公平已是时代的潮声。

  如果说,30多年前的改革,是从冲破平均主义的藩篱中杀出一条血路;那么,今天“开启第二次意义深远的改革进程”,则要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中再出发,抵达一个人人享有人生出彩机会的更公平中国。

  9月5日,中国大陆首批法官检察官助理在上海诞生,跨出人员分类管理改革第一步,试水司法去行政化、确保司法权依法公正运行。

  “本来明年即可成为助理审判员、进入法官序列,现在需要至少6年才能参与法官遴选,会有些小失落。不过,改革使法官选拔制度更透明,晋升路径也很清晰了。”新任上海市闵行区法院法官助理谢威说。

  养老改革打破身份界限,实现城乡并轨;国有资本打破体内循环,红利上缴公共财政再提高5个百分点;事业单位坚拒“萝卜招聘”,公开招聘从部门规定上升为行政法规……改革刀锋所向,板结的利益为之松动,积年的顽障随之破冰。

  改革就要动利益,不可能没阵痛,也不可能胜败皆服。但当改革直面纾解人们的公平焦虑,让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未来,重塑利益格局就找到了最大公约数与社会情感的共鸣点。

  改革中国,正以破竹之势,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向纵深推进……